《我的孩子是兇手》:不曾结束的科伦拜校园大屠杀

来源  :   Z派生活     2020-06-10 19:35:27

2020-06-10

《我的孩子是兇手》:不曾结束的科伦拜校园大屠杀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日,美国科罗拉多州发生科伦拜校园枪击事件,艾瑞克‧哈里斯和狄伦‧克莱柏德两位十二年级生持大量枪械及爆裂物进入科伦拜高中进行扫射,造成十三人死亡及二十四人重伤后,饮弹自尽。

  《我的孩子是兇手:一个母亲的自白》是由苏‧克莱柏德,也就是狄伦‧克莱柏德的母亲,执笔完成。孩子犯下重罪,对父母亲而言是充满羞耻和羞愧感的,世人多认为犯下如此重大暴力案件的孩子应该是长期遭受不当对待,如遭施暴或受虐、疏于照料、教养不当所造成;也就是说,社会大众普遍相信孩子是可教化的,而称职的父母一定知道孩子在干嘛,交了怎幺样的朋友,如果走偏至此,必定是父母的责任。

  那幺背负杀人魔母亲身分的苏为何要挺身而出,面对众人攻击与质疑,写下这本书呢?苏之所以揭露自己并说出自己在孩子造成的大浩劫中所经历的一切,并非为狄伦逃脱责任或洗刷罪名,而是因为这位母亲认为爬梳这个事件、揭露狄伦长大的过程与回想描述事件发生前狄伦的异状对于许多在世的人,影响重大;对于正在边缘游移的青少年,更是攸关生死。科伦拜事件在发生之后,许多研究与报导点出各个面向的议题,从校园霸凌、心理疾病、父母失职、枪械滥用、暴力电玩、同侪交友,到事件发生时媒体报导的乱象,每一个议题都是又深又广,每个人受到震惊之余,频频想找出造成这起事件的因素,刮起一阵激烈的批判和检讨风浪。

《我的孩子是兇手》:不曾结束的科伦拜校园大屠杀

《我的孩子是兇手》:不曾结束的科伦拜校园大屠杀

  身在风暴中心的苏,从事发当时开始(当日下午十二点五分)详细记录所遭遇过,包含能够回想和事后官方纪录证逐一呈现,鉅细靡遗到令人心痛的程度。苏描述当下的心情与情绪转折之处,无一不让人感到哀伤;更难受的是,她每每提到自己的哀伤时,就几乎伴随着「不可以哀伤」的理性,因为还有许多受害者因为儿子狄伦丧生和终身残废。

  这样的述说令人读起来非常不忍,当苏第一时间知道科伦拜发生枪击事件时,拼命祈祷自己的孩子安然无恙,但当她得知狄伦可能是兇嫌时,她却向上帝乞求「最大的恩典」是让自己的孩子能再伤害更多人前死去;当她看见狄伦的尸体躺在钢台上时,她伤心万分地想起从小到大每一次狄伦就医都紧紧陪在身边,打疫苗时紧握住狄伦的手,但当狄伦死去时,她想要抱住他的尸体,却马上想到另外十多个受害者家庭也面对着相同的绝境,身为母亲的苏手足无措,无法哀悼自己的孩子。

  苏的家庭成员无一不受动荡,同样身为家长的汤姆和大儿子拜伦,和苏一样经历了否认不相信、见到证据后的错愕、直到被迫面对和改变狄伦在心中的形象。苏更进一步研究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请教许多相关领域的专家,试图为心中的谜团拨云见日,找出失蹤的那块关键拼图,希望为科伦拜枪击案拼凑出完整样貌;不过,就算再怎幺努力,苏始终无法面对自己教出一个有计画地、随机屠杀他人的兇手,不断地找寻自己究竟哪里做错,哪里没做,身为一位既困惑又悲伤母亲,想了解自己儿子、也是他人口中的恶魔成为终其一生的追寻。

《我的孩子是兇手》:不曾结束的科伦拜校园大屠杀

  根据苏的说法,狄伦的个性争强好胜、不轻易放弃也不轻易求救、不喜欢分享、喜好向他人证明自己,从小到大少让父母担心,成绩优异(除了高三成绩突然一落千丈)。苏也提到狄伦小时候凡事自动自发,就像开了自动导航系统,让她这个做母亲的沾沾自喜,朋友虽然不多,但是有几个交情好的挚友,一直到狄伦过世多年都仍与苏一家人有来往。这样的孩子很难看出有明显的缺陷,说是优秀的小孩也不为过。但是,当这样「完美的孩子」碰到困难时,往往很难对外有效地求救,一方面习惯性往内心压抑,不容易让他人发觉,另一方面父母和师长都会觉得其本身有方法克服,错误解读,忽略问题真正的严重程度。

  若可预见狄伦犯罪行为,最明显的徵兆该是狄伦在高三时期一连串的失控举止,最严重一次是与艾瑞克一同破窗偷窃他人车内的电子仪器。狄伦犯案的年纪正值青春期,苏和汤姆在狄伦犯案后加紧管教,严格执行宵禁和外出,陪同一起面对社区服务和谘商辅导,双方家长也一同协议让艾瑞克与狄伦暂时不碰面(艾瑞克的父母更额外带艾瑞克参加心理谘商,试图解决行绪失控的问题)。

  两个青年犯后表现良好,心理师甚至提前结案,但不到半年后,两名青年伙同血洗科伦拜高中。苏事后回想并比对狄伦当时的日记,在那时候狄伦可能已陷入忧郁症的状态,并且有强烈的自杀念头,表面上看起来是窃盗行为或是青少年不知轻重犯下的傻事,但课业成绩一落不起、日记里无脉络的自残想法、甚至犯案对狄伦来说代表着生活已如失速列车,实际上无法控制课业、情绪、人生规划等种种压力。

  狄伦在枪击案发生前一个月与父母同行来了一趟大学巡礼、前三天西装笔挺地与女伴参加毕业舞会,就父母而言,看似按部就班地规划未来,犯错后努力回归正轨,一切就像是个胡闹后的青少年终于度过了青春期,完全无法臆测狄伦同时已经开始购入枪枝,与艾瑞克建构屠杀计画。苏语重心长地表示,如果更加留心狄伦行为偏差之时伴随的种种迹象,如生理上莫名地疼痛(专家认为这是忧郁症很显着的徵兆)。不只听信他单方面的话语,是否有机会阻止这场灾难发生?

《我的孩子是兇手》:不曾结束的科伦拜校园大屠杀

  对自杀者来说,同时在活下去和求死之间摆动,两种现实并存的状况是很常见的。大众必须认知自杀是种病症,绝非一时冲动:思想受损,精神上饱受折磨,长期与其奋战却徒劳无功,无法了却痛苦,自杀念头和实际执行都不可能是一时兴起。谋杀后自杀更为複杂,若将其视为畏罪,也许方便做出结论,贴上「禽兽」「恶魔」的标籤更为简单,但事实上并非如此。自杀求死需要先对暴力行为麻木,不再害怕痛苦,才能进一步付诸行动,伤害自己;而常见的谋(屠)杀后自杀(求死)的罪犯,进一步研究都已长期遭受精神疾病困扰或长期处于心理状态极度不健康状态下,不论是思想有问题还是思考方式有问题,他们总觉得世界即将毁灭,所以拉人一起垫背,完成自我的自杀计画,走向解脱。

  预防,永远是最最重要的一步。对大脑健康有更深入的了解与探讨,学校和家庭(最核心的两大保护网)採取实际行动,包含杜绝霸凌行为,留心正在经历艰辛的孩子们,毕竟就算是天生有暴力倾向的孩子,也不一定会走上这幺激烈绝对的路;及早发现孩子面对的困难,适时介入,好好治疗,大脑健康绝非摸不着边际、毫无方向的一件事,更非事不关己。趁人陷入绝境之前抓住他们,甚至在坠落之时试图接住他们,对所有人来说,世界必会变得比较安全。

《我的孩子是兇手》:不曾结束的科伦拜校园大屠杀

  沙特曾说:「邪恶不单只是表面的样子。」台湾近年来发生多起惊动大众的社会案件,屡屡花费大量的篇幅讨论骇人听闻的犯案经过、司法公正与否、法官判决是否符合大众期望、甚至死刑存废等等,或许,透过这一位千夫所指的杀人犯母亲、深感愧疚的母亲──无论是对自己的孩子或他所造成的伤害──的自白,我们是不是可以回到更根本的地方,以触及更多面向的眼光来看待令人痛心疾首、撕裂大众安全感的刑案,想想如何使之不发生比事后的群情激愤、谴责检讨来得更有意义。

书籍资讯 

书名:《我的孩子是兇手:一个母亲的自白》A Mother’s Reckoning: Living in the Aftermath of Tragedy

作者: 苏.克莱伯德(Sue Klebold)

出版:商周

[TAAZE] [博客来]

相关推荐

孟耿如弟突然走了...葛蕾送大拥抱!泪崩「没见到哥最后一面」

孟耿如弟突然走了...葛蕾送大拥抱!泪崩「没见到哥最后一面」

台湾资深女演员葛蕾,以往都以电视戏剧作品为主,直到近期开始收到舞台剧的邀约,才开始尝试现场演出。其实
孟耿如春夏最爱PVC大包!STAYREAL最新联名、精品级瑜珈馆开幕都

孟耿如春夏最爱PVC大包!STAYREAL最新联名、精品级瑜珈馆开幕都

对于本週妞编辑只能说,真是好买!除了有五月天阿信STAYREAL的最新联名之外,还有义大利包包GIA
孟耿如演绎秋冬Tod’s新品 最想入手豆豆鞋

孟耿如演绎秋冬Tod’s新品 最想入手豆豆鞋

义大利精品Tod’s举行秋冬记者会,找来直率的孟耿如诠释最新女装,本季带有运动感的休闲装扮,搭配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