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 2014》

来源  :   Z派生活     2020-06-10 19:35:02

2020-06-10

2014 年本想再度到访尼泊尔,可惜的是适逢 11 月需要準备工作上的考试,计划告吹,但这一年仍然是丰收的一年。这一年为了锻鍊自己,一改以往无定向的街头 Snap 路线,开始尝试了不同题材的主题摄影,不断去学习用相片去说故事。除了在摄影技术上不明显的进步外,最大的得着莫过于从不同的社会角色上的所见所闻,这也令我对自己平常不会接触的行业有了较初步的认识,也令我开始在摄影上找到明确的方向。
2014 年的主题作品如下:
《盂兰》
https://www.flickr.com/photos/130miz/collections/72157646418966079/
算是小弟第一个有完整构想的系列,虽然在创作的过程里不停奔波,经常冒着雨拍摄,但在拍摄过程里所学习到的,实在毕生难忘。尤其是戏棚的生活,以及一众盂兰胜会举办者的坚韧意志。
还记得当初开始拍摄《盂兰》系列的时候,身边有些前辈忠告及劝喻我,千万不要拍,因为拍摄这类题材有点不尊重先人及场合。但在我看来,若因为迷信思想而失去用照片令更多人认识这重要的文化遗产的机会,实在非常可惜。其实有很多胜会的场地负责人,都非常希望年轻一代能够从宗教、文化等角度,去多了解这胜会的意义,好让这意志能够薪火相传下去。
整整一个月的拍摄过程当中,有幸认识了不少在胜会当中担任不同角色的朋友,他们亦毫不吝啬的分享各自的故事。而我现在对胜会的认知,都是从他们口中拼拼凑凑的组成。所以对我来说,这是一个让我学习、长智慧的过程,因为每一块拼图都由自己亲力亲为的去寻找、去拼砌。
请不必忌讳,在尊重别人的前提下,尽情将眼前所看所闻纪录下来、传承下去吧。
《盂兰》系列部份作品:















《筑》
https://www.flickr.com/photos/130miz/sets/72157642214335103/
由于小弟工作需要,时常会到访不同大小的工地,亦因为 Sony RX-100 的便携性,让小弟可以随时随地拍照,令小弟在工作的同时能拍下不少有趣的画面。这一组作品本来没打算发表,但拍着拍着觉得这题材蛮有趣的,所以就不断将有关的作品整理出来,出奇地这系列反应非常不错。若小弟仍在此行生存,我就会不断更新这组作品,希望能向各位分享更多我在建造业里遇到的所有事情,敬希期待。
《筑》系列部份作品:



















《大茶饭》
https://www.flickr.com/photos/130miz/sets/72157646860649922/
这是我这一年最喜欢的作品,也是我这一年最大最大的尝试。以往都是拿着镜头,在远处拍着一些陌生人,今年开始尝试了不断「白撞」,不断向陌生人搭讪,请求他们让我为其拍下照片。由当初街上的陌生人,再到现在横街窄巷内的老店,这大胆的转变让我在这一年收穫不少。最难能可贵的是,我发现原来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只需一句「你好吗?能让我为你拍张照片吗?」便已经可以拉近。
《大茶饭》系列部份作品:















由于在踏足纪实摄影的过程中,发现一些香港老旧的回忆及文化情怀,在香港推土式的发展政制下每分每秒都在消失;所以除了在作品上的风格改变以外,小弟亦开始尝试经营 Weblog 及 ,希望能以文字配合自己拍的每一张照片,向各位分享我按下快门的那刻,所听到的故事,以及为一些快消逝的文化作纪录,虽然目前仍是萌芽阶段,但我有信心它终会茁壮成树。
最后,在此分享小弟 2014 年最喜爱的 20 张照片,希望你们喜欢。

My Best 20 of 2014
《Fake Plastic Trees》

一张很喜欢的照片,左方为大厦的玻璃幕墙。拍摄当时身旁师傅的喇叭正播着 Radiohead 的《Fake Plastic Trees》,又觉得歌词跟这照片蛮对题的,故此以此歌名作命题。

《十八层》

《筑》系列的作品,刚巧在 slab opening 中看到一位同行在工作。

《Jimmy》

一位我非常敬重的前辈,由我入行至今不断无私的跟我分享他的知识。

《Now you see me.》

《筑》系列的作品,少有的简洁构图。
小时候因为香港的肥皂剧《真情》其中一集的缘故,让我总害怕从此镜往外面望,总觉得有人会在我看出去的一刻开枪射杀我。

《健康邨》

是我第一张拍摄到闪电的照片(虽然只有几条很弱的闪电),还记得被闪电吵醒的时候,身体非常诚实地冲去拿出装备来,极速跑到天台拍下这照片。

《The Forum》

年中为参加渣打银行举办的比赛而拍摄的作品,虽然属陪跑之作但仍非常满意。

《YOU MAY SAY I AM A DREAMER,BUT I AM NOT THE ONLY ONE》

一位让我印象深刻的市民,无论晴天阴天雨天抑或冬天,他依旧在旺角高举自己的梦想。
虽然不知道你会否看到这张相片,但我想跟你说:You are not the only one!
《七一》

拍于 2014 年 7 月 1 日之游行。

《盂兰》

我问道:「你们有上课、有老师教吗?」
锋哥:「兴趣就是最好的老师。」
所言甚是。

《盂兰》

剧组成员芳姐:「在香港演出其实较在内地辛苦,因为这里酒店房租昂贵,我们只能在搭建在公园里的戏棚的后台留宿,除了在后台上的位置,我们部份剧组人员会在后台与地面之间的空间睡觉。而洗澡煮食方面,我们需要到附近的公共厕所取水,再回来戏棚解决。有点狼狈,可是能赚钱嘛,打打闹闹,过去就一天。」

《盂兰》

乐手覃伯:「我们平时没有太多活可干,但在盂兰胜会里,我们都有各自负责的角色。」

《盂兰》

「热死人了。」

《瑞记咖啡》

一间常光顾的茶记,相中人正是老闆,老闆非常敬业乐业,凡事亲力亲为,每次亲自端上食物时皆笑容满面。希望老闆能身体健康,早日享清福。

《福建茶行》

「吃不饱肚子,谈什幺理想?如果我们这种经营模式赚不到钱,我们也一定会转型。事实证明我们能赚到钱,赚到一班客人的信心。年轻人,下次来的时候,如果这茶行还在,就像今天一样,坐下来喝杯茶吧。」

《李湛记织补》

「有人说我收费高昂,但我也说得上认真。你的裤子破了,我会为你选用最接近物料的线去补、如果破的那部份有花纹我亦会替你缝纫花纹,我觉得我的价钱算公道呢。」
《成昌表行》

「钟錶就像我的人生历程,不曾止息。」

《威龙小说》

「我的小说店从来没有使用电脑系统,只需要留意书架有没有虚位,我就能知道哪本书已借出,哪本书已交还!」

《彩虹村理髮店》

「传统上海式理髮店分开男界同女界,是因为服务有所不同。男界有洗、剪、吹和剃;而女界就会有洗、剪、修甲及电髮。」

「你千万不要以为平头装很容易修呀!以前平头装收费比较贵,是因为比较难修!」

《Dear Son》

老爸。

《棋盘》

摄于上环的天桥,在原地等候良久,方才捕捉到只有一个人的画面。 

最后,容我以自己所说过的一句话为这一年作结:
「我是一个爱摄影的麻甩。在摄影路上,最害怕的便是遇到瓶颈。
那时候曾想过一条问题:『我会否有一天失去灵感、不再"有货"?』
但现在再回头看看踏足摄影的这两年,又觉得那时候多虑了。」

希望 2015 年,能让你们看见一个更像模像样的纪实摄影人。

感谢垂注!若各位喜欢小弟的文章,欢迎到小弟的网站参观一下:
: https://www.facebook.com/bolililili
Blog: http://130759.blogspot.hk
Flickr: http://www.flickr.com/people/130miz

相关推荐

怕了捕捉人‧戒备拯救人‧荒岛野狗偷生

怕了捕捉人‧戒备拯救人‧荒岛野狗偷生

(雪兰莪‧巴生)吉胆岛一批野狗自被岛民弃在荒岛自生自灭后,由于觅食不得而饿到发狂,噬吃同类充饑。在达
怕人满之患?旅游摄影师介绍 8 个特色游日秘点

怕人满之患?旅游摄影师介绍 8 个特色游日秘点

日本可能是不少香港人的第二个家,闲时前往一趟旅游。而当地旅游业正在高速增长,加上 2020 年东京将
怕什幺,用儿时的梦想与大海和谐共存吧!专访大舟企业董事长陈丽

怕什幺,用儿时的梦想与大海和谐共存吧!专访大舟企业董事长陈丽

创业,是用灵魂与梦想恋爱的旅程。中小企业处委託中山基金会的飞雁计画,专访17位「女性创业飞雁计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