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啦!大吉岭:传统红茶拍卖方式即将走入历史

来源  :   Z派生活     2020-06-18 23:06:47

2020-06-18

再见啦!大吉岭:传统红茶拍卖方式即将走入历史

  「大吉岭茶」被誉为红茶中的香槟,市面上的茶包品牌几乎都有这种口味;但对茶叶大师乔杜里(Anindyo Choudhury)来说,这些茶包根本配不上大吉岭茶的高贵名号,「我甚至不会用手碰它。」乔杜里说。

  大多数茶包是由机器切碎茶叶后装在袋里製成,而非使用手工採摘和手工处理。而最顶级的大吉岭茶则应该是散叶茶,并以热水沖泡几分钟后饮用。乔杜里描述大吉岭红茶的风味是「味道浓郁且带有水果滋味」。

  二十多年来,乔杜里喝遍世界上各种茶叶,而他也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且规模最大的茶叶拍卖和代理商「J Thomas & Co. Pvt. Ltd.」的一份子;该公司最早从1861年在加尔各答的办事处,进行了第一场公开拍卖。

再见啦!大吉岭:传统红茶拍卖方式即将走入历史

  大吉岭茶珍稀的产量,以及使用超过百年且费力地手工採摘,都是它价格高昂的原因。大吉岭茶生产地来自喜马拉雅山週遭的87座茶园,而且需要个别採集22,000株两叶一芽的茶叶,才能生产出一公斤的大吉岭茶。

  茶叶以庄园和採收季节分类,像「洭缇茶园,初摘茶」或「玛莉邦茶园,夏摘茶」这样,而每种茶叶的味道也有所不同。各式各样的茶叶会在每次拍卖的三週前运送至仓库,接着拍卖商「J Thomas」开始将它们分类,并品嚐味道进行估价,再分装成样品给众多买家。

  旺季时,乔杜里每星期需要品嚐约两千杯茶,为每星期二举行的拍卖会做準备;初夏时节(夏摘茶)的大吉岭红茶被认为茶色最深且最具口感,也是拍卖会最繁忙的季节。

再见啦!大吉岭:传统红茶拍卖方式即将走入历史

  印度每年生产约八百万公斤的大吉岭红茶,茶园通常会尽可能地直接出售给买家和出口商,其余约三万公斤的茶叶才寄送到拍卖商「J Thomas」。拍卖当天,大部分茶叶将出现在现场拍卖,而来自世界各地的买家也会盛装出席;为期两天之久的拍卖会场,还会附赠午餐给与会者。

  近年来,大多数茶叶拍卖商纷纷开始将现场拍卖转为网路销售,而身为最古老的拍卖商「J Thomas」则抵抗到了最后一刻,坚持长久以来惯用的现场拍卖做法。但优美的传统终究抵挡不了现实,「J Thomas」不得不在今年六月宣布妥协,同意往后将透过网路拍卖的方式来销售大吉岭茶。

  对乔杜里来说,这就像是「天塌下来」的大事情:一切都会陷入沉默,交由安静冰冷的电脑执行。但他也承认,网路销售的转型并不是茶叶产业面临的最大挑战,他细数了其他几项现实问题:「像产量、品质、化学添加物和农药问题,还算是可解决的挑战。而要找到愿意做繁重劳累的採茶工人,也是一项艰鉅挑战;再加上茶树都老了,週遭生态系统也极其脆弱,还有喜马拉雅山区附近的政治冲突。」

再见啦!大吉岭:传统红茶拍卖方式即将走入历史

  此外,还有地平线上的新挑战。像苏格兰威士忌或帕马森乳酪,大吉岭茶近年来成为欧盟认可的「受保护的地理标誌」(Protected Geographical Indication,PGI),只有百分之百原装且种植于大吉岭的茶叶,才能被冠以「大吉岭茶」销售。

  截至目前,每年约有8800万磅的茶叶以「大吉岭茶」的名号销售,而这个销售数字却是大吉岭茶园实际生产量的五倍,意味着市面上充斥着仿茶或混装茶。虽然新的法律将能保护大吉岭茶珍贵的名声,但也可能会发生压低产量并哄抬价格的现象。印度茶叶生产商则担心客户对涨价的反应,以及担心品牌为避免大吉岭茶商标的法律问题,将面临改名成「喜马拉雅混装茶」的销售窘境。

再见啦!大吉岭:传统红茶拍卖方式即将走入历史

  即使在印度当地,大吉岭茶仍属于精品茶种:虽然印度是爱喝茶的国家,但大多数消费者更偏好价格低廉的啤酒,或是加了牛奶和糖的茶饮。印度人每年消耗的大吉岭茶,甚至不到其生产量的百分之一。

  传统现场拍卖的盛况和仪式将走入历史,未来也不会再见到拍卖会场里买家竞价、拍卖官介绍茶叶和敲下木槌宣布售出的景象;而大吉岭茶仍将继续面临更多的艰难挑战。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出走台北。慢活48小时。北投丽禧温泉酒店 (上)

出走台北。慢活48小时。北投丽禧温泉酒店 (上)

近年工作特别繁忙,但爱台湾的心仍然不变,希望不时可以抽点时间去台湾闲逛,最起码每年都去台湾近郊的温泉
出走台北。慢活48小时。北投丽禧温泉酒店 (下)

出走台北。慢活48小时。北投丽禧温泉酒店 (下)

吃了一个这幺丰富又健康的营养早晨套餐,之后当然要走走逛逛消化一下,这里是酒店的中庭,环境十分优美,旁
出走台北。松江南京捷运站。一公升的咖啡知道

出走台北。松江南京捷运站。一公升的咖啡知道

坦白说一句,如果不是好朋友推荐,苏苏去台北找美食,路上走过这间新式Cafe真的未必会走进去,但它原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