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这种幻想》:不要再为自己是否和朋友「同步」而烦恼

来源  :   Z派生活     2020-06-10 20:13:47

2020-06-10

新共同性:现代人的新型态压力

眼前所能观察到的这些同侪压力,是一种现代人特有的「新型态共同性」(我称为「新共同性」)所造成的压力。我们的社会在硬体方面(包括物质环境和法律制度)已经十分先进,但软体方面(精神和价值观)却似乎还停留在传统村落式的同质性关係上。

然而如今的社区也好,家庭也好,其型态皆与传统社会截然不同,意味着支撑「软体」的现实基础已不复存在。过去传统村落式共同性的基础,是建立在「生命维持」的相互关係上。从前的庶民百姓由于生产力普遍不足,为了维持生计,大家必须互相扶持,而且必须拥有相同的生活模式(例如都是男耕女织)才行,这使得传统村落的同侪压力相当高;「树大招风」、「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之类的谚语恰恰反映出这一点。不过相对的,生活上的互助合作,也对当时的庶民生计提供了相当大的助益。

相较之下,现代社会的新共同性却是以「不安」的相互关係为基础。许多人在面对如潮水般涌来的资讯及千变万化的价值观时,往往不敢坚持自己的想法,先看舆论方向再说,却导致不安全感越来越强烈。为了消除不安,人们会在不知不觉中採取「从善如流」的策略,但同时也酝酿出了新的同侪压力。

美国社会学家黎士曼在着作《寂寞的群众》中,探讨了相关问题。黎士曼先将人的「社会性格」区分为三类,并藉此分析现代人的特徵。

这三类分别为「传统引导型」、「内在引导型」及「他人引导型」。

近代之前,民众的社会性格是以「传统引导型」为主。这种类型不以自己的主观判断或良知做为行动準则,而是以「过去就是这样」、「因为当家的这幺说」之类的外在权威或羞耻意识。刚迈入近代的这段时期,则出现了「内在引导型」这种社会性格。这种类型的人,心里彷彿拥有一座罗盘,能以此为基準来决定自己的行为。至于现代人的社会性格,黎士曼命名为「他人引导型」。顾名思义,「他人引导型」的行为基準,是以追求与他人一致为主。

黎士曼这三种社会性格分类中的「传统引导型」与「他人引导型」,就相当于我刚刚所提到的「传统村落式共同性」和「新共同性」。不同的社会性格,同侪压力也大异其趣。

如果我们以「同侪压力」与「新共同性」这两个关键词重新审视生活周遭的现象,或许就能有许多新发现。

当然,要是对别人说「我觉得这是『同侪压力』,应该多给彼此一点空间」的话,我相信应该很难得到「有道理,那我们调整一下」之类的回答。但语言除了是与他人沟通的手段,还有另一个重要的功用,就是为自己内心的感受下一个清楚的定义。因此即便只是把模糊不清的心情转变为清楚的语言,也会对精神面产生很大的影响。

解套的可能:从同质性转为共存性

我认为,大家交友时,应尽量避免往「因同侪压力而徒然消磨彼此情感」的方向发展。

除了不要再为自己是否和朋友「同步」而烦恼,也应该思考如何脱离这种同侪压力——甚至是霸凌与被霸凌的关係,就算只能拉开一点点距离也好。至于具体上该怎幺做,则必须依不同的情况找寻适合的方法;但基本的观念,也就是「重新界定双方关係」的基本原则是不变的。

换句话说,就是从「同质性」转变为「共存性」(coexistence)。这也是我特别想强调的一点。

我们所生活的这个尘世称为「人间」;至于「人间」,指的其实就是「人与人之间」。人类原本就有一些共同的本质,若以肉眼可见的形式,将这些本质具体表现为现实生活中的人际关係,就是过去的村落式共同体。在共同体内,各成员拥有紧密的关係是非常重要的,并且会要求大家「待在一起」、「一起做某事」。

像这种极度注重「大家都一样」的观念及想法,我称为「同质性心态」。共同性是人类的本质之一;特别注重其中的「同质性」,并在现实中将这种性质表现出来的情况,我用「同质共同性」来称呼它。这也就是我在第一章所提到、在传统村落社会里被视为理想状态的人际关係。

至于现代社会里,人类的共同性在向外扩散的过程中,不但在形式上变得极度抽象,同时也带有间接性、媒介性。

或许大家没有发现,但以「货币(金钱)」为媒介所建立的人际关係,就是最好的例子。货币的使用深入社会整体,并不代表彼此之间的共同性消失、每个人各自独立;而是以肉眼看不见的间接形式,并以全世界为範围(不像过去那样,只限一村一里),将这种共同性扩散出去。

所谓的「全球化」正是这个意思。

我们可以将货币视为「共同性」这种抽象人类本质的具体化,而我也将这种概念称为「抽象共同性」。

例如我们身上穿的外套,可能是由住在中国某个不知道姓名的人所缝製的;我们所喝的咖啡,可能是地球另一端的巴西,由许多人合力种出的咖啡豆所沖泡的。

个人在经济上的自立,与以货币为媒介、仰赖全世界「他人」的种种作为来维持生计,其实是一体两面的事。做为生活基础的人际关係,从肉眼可见转变为实际上看不见;从对一群人的直接依赖,转变为以货币及商品为媒介、对更多人的间接依赖。这就是现代人实践共同性的面向之一。

从另一个面向来看,这种生活基础的建立,使得大家有较多时间,也更有意识去追求与亲近他人的关係,例如家人或朋友;同时,对于私人关係及活动的重视程度,也日渐增加。

然而这却衍生了一个问题,那就是:现代人的精神结构,还无法确实应付前面所说现代社会共同性的双重面向。

在货币经济网络的大趋势之下,每个家庭或个人的活动都变得越来越自由、多样化。在这种环境下,如果还强求「大家都一样」的同质性,当然会产生诸多麻烦。

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个性,也都能自由地提升自我能力或追求欲望,却又被迫置身在「必须跟其他人一样」的同侪压力下,这不就像是要把人撕成两半一样吗?

我在前面提到的「新共同性」这个关键词,正是试图想诠释出这种人际关係的扭曲现象。只要仍被这种性质所困,就不可能消除人际的种种烦恼。

另一方面,「共存性」的意思,则是「不同性质的事物同时存在」。

进入近代社会后,人们已逐渐摆脱了村落式共同性的直接束缚,开始有能力追求都市化的自由与个性。从前的人即便想拥有自己的特色,却很可能无法在社会中找到适合实践的场所及机会。相较之下,进入现代社会的人们,不但能凭喜好决定自己想成为什幺样的人,也能追求自己的欲望。

在这种环境下,虽然我们跟身边的人如此亲近,但要说「大家都一样」是不可能的——大部分时间里,我们必须跟言行举止、想法及感受都与自己截然不同的人相处在一起。尤其是学校或职场之类的场所,不管自己喜不喜欢,都必须与他人待在一起的现代组织性集团里,这样的经验更可说是无可避免。

说得更明白点,活在现代社会的人,势必有更多机会必须与「合不来」的人置身于相同的时空里。正因为如此,现代人必须好好思考「如何与合不来的人相处」,这正是我想要藉由「共存性」这个关键词所表达的重点。

要消除现代社会的各种人际问题,我认为现在已到了必须确实主张「共存性心态」的阶段。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朋友这种幻想:社会学家教你不被人际关係困扰的8堂课》,究竟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菅野仁
译者:李彦桦

超越时代的畅销书,日本各大媒体争相报导!身处「社交疲乏」的时代,现在读,正好!艺人暨作家又吉直树于电视节目《全世界最想上的课》大力推荐,引发热烈迴响,九个月便再版32.5万册,目前销售已破40万册,口碑迅速扩散蔓延中!从个人与社会的结构问题、从教育和日常生活,讨论人际关係中的各种「幻想」,并提出因应之道。是父亲对女儿的爱,也是老师对学生的爱:作者眼见当时就读小学的女儿因人际关係而焦虑不已,学生也常对他提及相关的烦恼。在「爱」的驱动下,便有了这部从社会学角度出发,兼具教育者与父亲双重观点的作品。

闺蜜和死党虽让生活充实愉快,但有时也让你很受伤?
被同事排挤、被同学冷落,自己到底哪里做错了?
想融入团体、多多与人交往,内心却觉得压力山大?

一位社会学家父亲,面对女儿和时下年轻人的友谊焦虑,
以专业角度,提供最简单、温暖的解决之道。
打破不必要的朋友幻想,洞悉人际关係的真正重要法则。

在这个时代,网路如此便利,就算不必和任何人面对面,也有办法度日、工作、生活;但对任何人来说,「朋友」仍是不可或缺的。

然而,让我们感觉充实愉悦的友情,处理不当,也会变成一种伤。

本书作者身为社会学家与大学教师,发现自己的女儿因为和同学的交往情况而焦虑,甚至连性格都变得抑郁;再加上学生经常提到相关的烦恼和问题,因此决定撰写本书,希望能描绘出一幅「平面图」,让大家能俯瞰并重新观察与周遭的关係、了解人我在本质上的差异,重新思考现代社会所追求的「友好」关係。

只要能打破不必要的幻想,就不用担心自己不符合「应有的样子」而搞得伤痕累累、疲惫不堪;只要体认人际关係真正重要的几个简单法则,就能免受不必要的挫折,并且让生命更柔软、更具弹性!

《朋友这种幻想》:不要再为自己是否和朋友「同步」而烦恼

相关推荐

天成TICC世贸会馆  明炉樱桃烤鸭料理美味八选三再推优惠

天成TICC世贸会馆 明炉樱桃烤鸭料理美味八选三再推优惠

片皮鸭是烤鸭经典吃法(摄影:洪书瑱)许多人喜欢烤鸭料理,而烤鸭要好吃,除了鸭本身品质要好,而且大小要
天成花莲盖饭店,为何敢卖一晚 38 万?

天成花莲盖饭店,为何敢卖一晚 38 万?

花莲瑞穗,从台北车站搭普悠玛火车,得花上 3 小时,却有人斥资 60 亿元、耗时 7 年,在此打造一
天成饭店集团首跨足顶级度假市场 花莲欧风度假小镇受瞩目

天成饭店集团首跨足顶级度假市场 花莲欧风度假小镇受瞩目

欧风设计吸引婚妙公司前往取镜(图:瑞穗春天国际观光酒店提供)花莲县瑞穗乡的瑞穗春天国际观光酒店是天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