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我就不干了》:老闆不干了,跑去法国庄园当僕人!?

来源  :   Z派生活     2020-06-10 20:01:52

2020-06-10

《明天我就不干了》:老闆不干了,跑去法国庄园当僕人!?

安德鲁朝入口的台阶走去,极力让自己的步伐保持稳定。也许已经有人在观察他,他知道第一印象的重要性。他踏上呈半圆形的大阶梯,顶上有扇形毛玻璃雨棚遮蔽。在通报并表明来意之前,安德鲁花了点时间整理仪容。

他拉扯门铃的链子,一方面还担心拉得不够用力。结果他拉得太过,门铃响得有点大声过头了。

安德鲁静静等着,一如每次在等待时,他的内心又浮出了许多问题。像是他会不会搞错地址了?这里会不会是间空屋?他的运气若是再好一点,还可能会发现已变成乾尸的女屋主,就像他上次整理车库时发现的死老鼠那样。

突然间,透过镶嵌在门上的採光玻璃,他注意到一个人影。有人在转动门锁,然后打开门。出现了一名妇人,年约五十,看起来体格结实却不失优雅,一头棕色头髮扎起了马尾。

她毫不掩饰地盯着他。

「日安,您是新来的管家吗?」

「是的,我和包维利夫人有约。」

「请进,我是她的厨娘。」

「她还好吗?」

要是这妇人回答说,变成乾尸的老闆娘刚刚被人发现躺在车库里,安德鲁大概会开始相信预感。

「夫人等着中午要接见您。请稍候,我去通报。」

经历了花园里眩目的光线之后,安德鲁花了一点时间来适应玄关里的幽暗。厨娘逐渐走远,脚步敲击着镶有蓝色花纹的石板地面。这地方的家具每一件看起来都像是临时拼凑,显然是回收来的。数分钟之后,妇人回来了,用她的坚定脚步声打破了宁静。

「夫人很快就会接见您,可以把东西先搁在长凳上。您要喝点什幺吗?」

「现在先不用,谢谢。」

厨娘领他沿着漂亮的橡木阶梯上到二楼,那楼梯佔据了整座方塔空间。她随后转进一条走道,那条走道陆续被几个台阶分段,她敲了第一扇门。里头传来声音让她进入时,她开了门然后隐身在门后,让访客进入。

窗帘都拉上了。包维利夫人安坐在一张书桌后头。在相对的黑暗中,旁人只能辨识她的外形。从窗帘缝透进来的一道微弱光线,让人得以察觉到在一块小垫板的四周,有若干细心堆叠好的文件、一架电话机、一尊芭蕾女伶黄铜塑像以及一个陶瓷钢笔架。

她站起来并伸出手。

「布雷克先生,对吗?」

「听候您的差遣,夫人。很高兴见到您。」

安德鲁握了手。她颤抖着。女屋主坐回办公椅,作势要安德鲁在面对着她的一张有软垫的椅子坐下。座椅相当矮,以致于身材还算高大的

安德鲁一坐下反倒比和他对话的人矮了。

「我本来还对您的迟到感到担心,但我们因为没有您的手机号码,无法和您联繫。」

「实在很抱歉,我应该事先给您号码的。我一定是搞错了我在巴黎的转车时间以及抵达这里的时间⋯⋯」

「算了,这些都是小事。您的资历非常完美,而且有人极力向我推荐您。所以我要先试用您四个月,直到明年初。」

「谢谢您,夫人。」

儘管光线不充足,布雷克仍然能够借助老闆娘的若干动作,辨识出在她身上充满自信的头部姿态、精心梳理的髮型以及若干精确的动作。但是,在她的态度里却有些慵懒的元素。她充满旋律以及节奏的声音显得比她的年纪年轻许多──理察对他说过,他们的年纪只差几个月。

「我听说您对法国很熟。」她说。

「我曾经有机会常来法国小住,我太太是法国人。在她过世后,我就没再回来过了。」

「我很抱歉。」

她立刻继续说:

「您刚刚已经见过欧蒂了,她会为您解说整栋屋子里的一切,以及您要负责的工作。我不规定制服,但是我要求至少要穿衬衫以及打领带。每週一是您的休假日。我很看重一丝不苟。您会发现,这是一栋非常安静的屋子,我们这里没有很多访客。好,我现在得请您先让我独处,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处理。若您有别的问题,可以向厨娘请教。」

「好的,夫人。」

「欢迎加入我们。」

小城堡的内部配置就和外部的结构同等複杂,让他费疑猜。在独自下楼的同时,安德鲁差点迷路了。他犹豫着,转身,往回走,终于鬆口气找到了像是配膳间的门。安德鲁走进去。厨娘一听见脚步声,便立即转过身子。

「这里是我的领域,」她立刻说:「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都不能进来。」

布雷克立刻僵住不动。

「我不是针对你个人,」她继续说:「我只是觉得我们没有财力,也不是真的需要您的服务。这事我做不了主,但这个房间却是我说了算。」

安德鲁退回到门口。欧蒂用围裙擦拭双手。

「口还是不渴吗?」她问。

「我满想喝一杯清凉的水,谢谢您。」

妇人走向大冰箱,从冰箱里拿出一个大水壶。她走回到摆在这房间中央的一张长桌,把水壶放在桌上,另外也放了一个玻璃杯。

她转过身子,面对安德鲁。

「好了,您可以进来了,我不会吃了您的。」

「可是,您刚刚说⋯⋯」

「我只是想把话说清楚,如此而已。」

「一切都很清楚。」

欧蒂拉出一张椅子,然后坐下。安德鲁用目光扫视着室内。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大型瓦斯炉佔据了以前是壁炉的位置。每一面墙壁要嘛钉着置物架,要嘛挂着各式厨具,下方则是非常现代化的流理台以及矮柜。整体看起来整理得井井有条,没有丝毫凌乱,连抹布都整齐折好放在烤炉的横桿上。安德鲁突然注意到一只体型庞大的安哥拉猫,就趴睡在瓦斯炉的下方,姿态像极了人面狮身像。这只猫的毛色呈现焦糖色,还分布着较为深色的斑纹,牠双眼闭着,嘴部则微微上扬,像是在嗅闻空气。

「牠叫做梅菲斯托,是公猫。」欧蒂很自豪地说。

「牠很漂亮。」

「千万别尝试摸牠,牠讨厌人家摸牠。牠很野,只让我靠近牠。」

欧蒂倒了一杯水给他,继续说:

「夫人向您解释了吗?」

「她说,由您来解释⋯⋯」

「那幺,我就开始说明。目前,我们有四个人为夫人工作。在这里,我负责所有餐点,帮夫人打理一切私人事务。每天早上,有一位年轻女孩会前来打扫房子,并且洗衣服、熨烫衣物。她叫做玛侬,您明天会见到她。外面有管理员,他住在庄园的另一头,那里有一栋打猎用的独立小屋。屋子里面的事,一概不归他管,但是外头的事,全部由他负责。有没有问题?」

「我负责什幺工作?」

「据我所了解,您将负责担任夫人的祕书,帮她收发信件以及相关事务。另外,当她接待访客时,也是由您负责服务。您还得熨烫她的报纸。」

安德鲁以为自己听错了。

「您是说『运送她的报纸』吗?」

「不,我说的是『熨烫』。我明天会教您。她会在七点钟的时候等看报纸,同时用早餐。我会準备好她的早餐托盘,由您端上楼去,然后我会帮她更衣。明天是您第一天工作,我会全程陪同,我们一个步骤一个步骤来。您应该想要看看您的卧房了吧?」

安德鲁匆忙喝光杯子里的水,因为欧蒂已经走出配膳间了。

越是往上走,楼梯变得越窄也越陡。安德鲁吃力地扛着行李跟在欧蒂后头。一路上,她一直在解说房子里的各个角落。

「在一楼,夫人主要在小客厅接待访客。大客厅用来宴客,可是她已经很久不宴客了。她不喜欢人家进去她的书房。二楼是她的套房以及其他闲置的房间。三楼以上,她从来不上去,那里有老爷以前的办公室。」

「您认识老爷吗?」

「不认识,我为夫人工作八年,而老爷在我来之前就已经过世至少三年了。您呢?您怎幺会想到要来这里工作?」

这问题很直接,让安德鲁吓了一跳。他还没想好要怎幺撒谎。他绞尽脑汁,临时编了一套说法:

「我前一任老闆娘过世了,所以我得另外找工作。」

「没有存够钱退休吗?」

「英国的社福制度不一样⋯⋯」

「我听说的也是这样,没错,别的地方有太多不一样的东西⋯⋯」

他们来到了四楼。

「这里就是咱们的天地了。」欧蒂一面说,一面指着一条狭窄不规则的走道,走道上分布好几道门。「我的房间在那边,您就到走道另一端的房间安顿下来吧。其他房间都堆满了杂物,从来没有谁会踏进去。我们和一堆旧货住在一起,我亲爱的男士。」

欧蒂带着新来的他前往他的区域。

「真有意思,」安德鲁说:「你们法国人总是把僕人安置在最高的楼层。在英国,我们总是把僕人安置在最底层的地下室。我觉得僕役住在主人的头上,实在不太正常⋯⋯」

欧蒂迅速转身,用严厉的目光盯着布雷克。

「别忘了,我们可是经历了大革命。要是在我们这里,你们的女王恐怕早就身首异处了⋯⋯这边。」

欧蒂继续走着,用平静的语气说:

「您的房间不大,但是景观极佳。里头附有小盥洗室以及厕所。因为管线比较老旧了,若您不希望最后洗到冷水澡,我们最好错开洗澡时间。您比较喜欢早上洗澡或是晚上?」

「早上。」

「好极了。我是晚间洗澡,这样一切都会没事。」

她打开一扇门,同时小心翼翼地不跨越门槛,接着请布雷克进入房间。

「这里就是您的地盘了,我等一下会带您去看放床单以及毛巾的地方。玛侬还没想到要帮您整理房间,不过您可以直接告诉她。」
在这趟攀爬之后,心脏还噗通噗通跳的安德鲁提着行李进入房间。这房间恰好在斜屋顶底下,里头的家具包括一张小床、两个架子、一个衣橱、一张小书桌以及一把椅子,这一切都塞在一个四周贴满了褪色几何图形壁纸的空间里。

「我让您自行安顿,您一切就绪之后再下楼来,还有别的事要跟您讨论。」

「谢谢您陪我上来。」

欧蒂关上门,一句话也没回应。布雷克仍站着没动,谨慎地观察房间。他走到窗边,景观的确很棒,花园尽收眼底。他走回小床,压了一下床垫,判断柔软度。他感到非常疲倦,就算是躺在木板上,他也能够立即入睡。

他最后在椅子坐下,总算能够喘口气。他究竟来这里做什幺?理察觉得他这个计画荒谬,绝非没有道理。假扮成一名管家⋯⋯这屋子的气氛可一点也不会让人感到放鬆。安德鲁决定离开房间,同时期盼能够抛开这个令他无法喘息的感觉。

他从容地沿着楼梯栏杆下楼,在每个楼梯平台透过窗子向外望,在老闆娘居住的楼层竖起耳朵谛听。他来到配膳间的门口时,那只猫还是维持着和先前一模一样的姿势,双眼依旧紧闭着,但是位置比先前更加靠近瓦斯炉了,彷彿一尊刚刚被人往前推的塑像。通往户外的门敞开着。安德鲁不敢擅自进入。他发出小小的怪声,想要吸引梅菲斯托的注意,可是这只猫连眼皮都没动一下。布雷克发出了更多越来越可笑的声音,同时朝着猫弯下身子,直到欧蒂从院子回来,并让他吓了一跳。

「您有什幺问题吗?」她挑着眉头问。

「没有。」他迅速站直身子回答。

「您还喜欢房间吗?」

「非常好。」他一面回答,一面想自己大概不会住太久。

屋外,太阳正缓缓西下。温热的阳光照在成列的黄铜锅具上,反射的金色光线照亮整个配膳间。一阵微风吹进屋里,直抵厨房中心。除了这只安哥拉猫的毛皮之外,这气流无法对任何事物造成干扰或激荡,猫此时打了个哆嗦。

「好了,别杵在门口了,进来吧。」

「我以为⋯⋯」

「没事了。既然我们得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和平相处也是桩好事。」

欧蒂摘了些莴苣生菜回来,放到流理槽的水龙头底下沖掉泥土。

「您有个菜圃?」布雷克问。

「只是个小菜圃,我本来期望可以更大一些,不过种出来的菜也够我们吃了。如果您感兴趣的话,我明天带您去瞧瞧。」

「所以,您包办所有的伙食?住在狩猎小屋那位男士的伙食也由您负责?」

「我倒把那家伙忘了!您最好赶在天黑之前下去见他。他有点特别。」

「有点特别?」

欧蒂不再多加说明,同时指着通往院子的门。

「走下去,沿着前方的小径走。您就一直往下走,不要弯进山丘或森林,这样就不会迷路。距离并不远,但是从这里看不见狩猎小屋。您绝不会错过那栋小屋的,一栋砖造的小房子,四周种满了玫瑰。快点去吧。请顺便告诉他来拿餐点。我们是有对讲机,但是故障了⋯⋯」

安德鲁走出屋外,沿着小径前进。光线越来越弱,原本清晰可辨的树木变成一片黑压压的巨大阴影。布雷克从来不喜欢在这个戴安口中日夜交接的「犬狼」时刻待在户外。一直以来,要是日落时刻他不在家,陪在家人的身旁,他就会感到忧伤而且非常寂寞。为了给自己打气,他深呼吸一口,然后迈开步伐。

◎本文摘自《明天我就不干了!》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rore

《明天我就不干了!》 from Readmoo电子书

相关推荐

曾与 OFFWhite 主理人一起工作的 Samuel Ro

曾与 OFFWhite 主理人一起工作的 Samuel Ro

自从离开 Virgil abloh 后,开设 A-Cold-Wall(ACW)的 Samuel Ro
曾与「KOBE」同场较劲,还享誉「全美最强高中生」!即将成

曾与「KOBE」同场较劲,还享誉「全美最强高中生」!即将成

超级篮球协会 SBL 近年来不断增加赛事重点,除了带动「主题日」等多种球场周边活动外,在球员、洋将等
曾与刘德华齐名,巅峰时退出娱乐圈!为救爱妻花750万,自己却

曾与刘德华齐名,巅峰时退出娱乐圈!为救爱妻花750万,自己却

上个世纪是香港娱乐圈的黄金时代,涌现了一大批绝色美女与帅哥。比如林青霞、张曼玉、梅艳芳以及锺楚红为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