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导者》的HPV疫苗文章忽略了什幺?

来源  :   Z派生活     2020-06-10 19:41:17

2020-06-10

在《报导者》的Facebook看到上面这则贴文,把受访者的一句「怎幺可能全世界这些女孩,都在瞎掰同一件事?」拿了出来,虽然内文强调症状跟疫苗的关係未知,但这句就强烈暗示两者有关。

抽这句出来的更大问题,是製造不必要的对立。正如不应该把这些受病症折磨、怀疑HPV疫苗是成因的女性视作反疫苗分子,质疑疫苗跟症状之间关係的人,也不应被说成是漠视她们的痛苦甚至认为她们说谎。无论疫苗是否成因,她们的痛苦是真实的。

不过也容我解释一下,为什幺接受「HPV疫苗跟女孩症状无关」不等如认为她们说谎。

自从「MMR疫苗引起自闭症」的流言传出后,开始有家长特别注意,甚至有自闭症的家长回想其子女是否在接种疫苗后出现症状。现在我们知道MMR并不会引起自闭症,然而即使两者无关,统计上仍然会出现「接种疫苗后开始显示自闭症症状」的个案,假如这些家长都坚信其子女的自闭症乃疫苗所致,集合起来,我们就会见到几百个面对相同情况的家长。

换言之,传言会让家长「自我选取」成为样本,却忽略了那些打了疫苗而没自闭症、没打疫苗而有自闭症等的个案。要了解疫苗跟自闭症有没有关係,我们必须以整体数据比较,而非单看个别家长经历 — — 这不是说他们的经历不重要或虚构,而是不足以让我们下判断。这个情况中,家长没有「瞎掰」子女的自闭症,然而症状跟疫苗无关。

回到最重要的问题,HPV疫苗跟女孩的痛症有关吗?阅读《报导者》的文章,提到HPV疫苗与不良事件的研究只有「但也有医界与学界拿出国际及日本的流行病学研究指出,一般女性罹患相关自体免疫或神经科疾病的比例,并未因施打疫苗显着上升」一句。那幺有没有人研究被指是HPV疫苗引起的慢性疲劳症候群(chronic fatigue syndrome, CFS,又称myalgic encephalomyelitis, ME)与疫苗之间的关係呢?

2017年在期刊《疫苗》(Vaccine)刊登的一项研究[1],比较了2009年至2014年间的挪威全国数据,总共包括超过82万10至17岁的青少年(挪威自2009年起在全国儿童接种疫苗计划加入HPV疫苗)。这段期间,有1392人被诊断出CFS/ME(另有199人于研究期间前已获诊断,故排除在分析数据外),当中女性佔67.5%。作者观察到两性的CFS/ME病例均有增长,女性显着较多。

这项研究又集中分析1997至2002年间出生的女孩,排除移民出国、死亡、已被诊断出CFS/ME等人后,样本数超过17万6千人,当中14万5千人曾接种HPV疫苗,3万1千人未有接种。比较两组数据的结果是,接种HPV疫苗并未跟CFS/ME风险增加有关联。

在更早的2015年,欧盟药物局曾检视据称由HPV疫苗引起的複杂性区域疼痛综合症(CRPS)及姿势性直立心搏过速症候群(POTS)跟疫苗之关係,结论是目前没有证据显示这些症状跟疫苗有关。[2]报告亦有提到上述两种病的部分症状或跟CFS有重叠,有些病人同时被诊断有POTS及CFS,因此检视证据时亦有考虑到显示HPV疫苗及CFS无关的研究。

为免写得太长,我省略了略读过的其他研究,因此必须提醒读者,上述绝不是现时关于HPV疫苗及CFS之研究的完整图像,更非最终定论。我想强调的是,医学界并非对CFS等HPV疫苗「疑似后遗症」毫不理会。

CFS等病症的诊断、病因等问题,背后都涉及非常複杂和专业的讨论(远在我能力範围之外),而且那些女孩的情况是否CFS或相关病症亦须进一步研究。我同意应重视这些病人的声音,但记者至少要让读者知道以下三个问题的重要(即使未必有答案)︰

  1. 没有接种疫苗的人会否出现类似症状?
  2. 如会,接种疫苗是否增加相关风险?
  3. 如是,增加的风险是多少?

此外,我认为另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是,在未有足够证据确定症状是否疫苗引起时,治疗的责任谁属?由谁作出赔偿?在财力极不对等的情况下,要求病人举证证明疫苗引起症状并不合理,而且如果是罕见的后遗症,早期研究未必能发现。然而如果採用「宁枉勿纵」的方式对待疫苗,未有确切证据下仍须赔偿,或会令药厂不愿研发疫苗。

这方面美国的「国家疫苗伤害赔偿计划」(NVICP)的做法或值得参考,即使容易被反疫苗人士曲解结果。详情可参考这篇文章︰要了解疫苗安全 必须小心诠释这两项资料。

最后附上我写过的相关文章︰

应否打子宫颈癌疫苗? 让我们先看医学研究怎样说「无证据证明」跟「有证据否定」的界线,到底在哪儿?称接种疫苗后出现症状 日本12女子控政府药厂 默沙东︰根本没有依据「菇妈」如何误解HPV疫苗

注︰

  1. HPV vaccination and risk of chronic fatigue syndrome/myalgic encephalomyelitis: A nationwide register-based study from Norway (Feiring et al. 2017)
  2. Review concludes evidence does not support that HPV vaccines cause CRPS or POTS (European Medicines Agency),完整报告见此。
后记1

写完文章后发现,专门发表随机对照试验的系统综述(systematic review)的循证医学组织考科蓝(Cochrane),原来在上星期发表了关于HPV疫苗的报告。这篇文献回顾分析了26个随机对照实验的资料,总共有73,428位参与者,对照组为安慰剧或其他(非针对HPV感染的)疫苗,除了确认疫苗有效外,亦未发现增加严重不良事件的风险。

当然必须注意的是,有关研究绝大部分由疫苗製造商赞助,唯一一个由公帑资助,但报告指两者的结果并无差异,而且作者评估多数实验设计的偏差风险为低(亦未有包含高偏差风险的研究)。此外,作者亦指出报告範围限于检视随机对照实验,因此不能发现罕见事件,需要在推出市场后监察,以及其他类型的研究(如追蹤性研究)去了解。

后记2

《报导者》另一篇文章提到︰「在美国,去(2017)年,一名接种HPV疫苗的少女,和Bella一样打完疫苗后出现幼儿性多发性关节炎,是被认定具事实上因果关係并获得救济的法院判例。」

但所谓「具事实上因果关係」(caused-in-fact),其实要知道有关案件考虑的是「证据优势」(preponderance of the evidence)。想进一步了解的话,强烈建议大家阅读本人在今年2月写的〈要了解疫苗安全 必须小心诠释这两项资料〉,特别是「『疫苗法庭』如何裁定?」那一部分。

《报导者》的HPV疫苗文章忽略了什幺?
Ramsay v. Secretary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 11–549 (Fed. Cl. 2017)

原文见作者Medium。

相关推荐

爱心手鍊助警顺利带失智长辈回家

爱心手鍊助警顺利带失智长辈回家

苓雅分局民权路派出所警员林宥洧、谢昱日前担服巡逻勤务,10点55分接获林兴里黄里长来电,表示服务处有
爱心手鍊建功 苓雅警助迷途老人返家

爱心手鍊建功 苓雅警助迷途老人返家

苓雅分局民权路派出所警员邱木安、洪铭泽日前22至24点担服巡逻勤务,于22点30分接获通报于永福街有
爱心手鍊透讯息 警助迷途老妇返家

爱心手鍊透讯息 警助迷途老妇返家

嘉义市政府警察局第一分局北镇派出所员警,日前于辖区执行日间巡逻勤务时接获通报,有民众报案称在世贤路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