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何从众,何时又不?》:社会为何需要告发者、发明家和反

来源  :   H易生活     2020-06-10 19:32:10

2020-06-10

我们为何需要标新立异者?

从个人角度来看,标新立异者的确有明确的反抗诱因和动机,但从整体着眼,标新立异者对社会的重要性也很高。标新立异者为周围的人带来外部利益(external benefits)。独立思考的他们并不是不在乎社会大众,而是渴望做些有用且特别的事并激励他人。标新立异者为世界带来新点子、新方法。有时独立思考合乎群体的需求与选择。

标新立异者之所以足以改变我们的生活,某一部分是因为他们扭转大众意见的风向。桑思坦探讨过从众与特立独行的取捨代价。大部分的人认为从众是最合理的策略,但从大方向来看,从众可能让社会陷入无可挽回的错误。有时人们选择从众是因为资讯不足,但当社会学习引发立意良善的从众行为,也会造成複杂难题,因为人们并不一定会坦然分享他们所掌握或相信的资讯。而多数人对从众的需求,更加剧了这种不诚实的情况。桑思坦指出,範围广大的从众行为会使资讯断层更加严重,鼓励投机者隐藏资讯。对此,社会架构只能提供部分的解决方案。当民主制度运作顺畅,新闻媒体和立法机关会尽力确保人民得知事实。然而民主架构不一定运作无碍,特别在社交媒体一呼百应的时代,此时持异议的逆向操作者就扮演了不可或缺的角色。标新立异人士比较诚实,大方提供透明资讯,因为他们并不在乎别人如何应对这些与众不同的意见,而社会需要无惧社会压力的异议人士。

标新立异的异议人士透过各种方式促进社会和政治层面的福祉,但他们也能造成困惑、混乱,甚至可怕的破坏。被归类为标新立异的人,也许怀抱私人的政治动机。不同的标新立异人士用不同方式改善或破坏我们的世界。以下针对发明家到告发者等异议人士所做的研究,能帮助我们深入了解这类人士的影响力。

发明家

「疯狂」发明家可称为典型的标新立异人士。他们横向思考,不拘泥于陈规旧习。这些能力和本能让他们设计实用的发明。他们依循内在的动机,渴望解决自行设下的挑战,不管是智识、机械或商业层面。不过,他们并不老和群众作对。应该说,他们超然于群众之外,独立行动。

发明家与企业家的各种伙伴关係,奠定了现代文明的基础。日常生活中许多方便的事物,都归功于标新立异的发明家、工程师、化学家、物理学家、电脑科学家、生物学家和医学家,从电力、铁路、抗生素、电脑、网路,到开罐器和拉鍊,都必须感谢他们的创见。历史学家盖文.威特曼(Gavin Weightman)对现代发明做了一番引人入胜的描述,提到今日理所当然的各种发明,其实归功于多年甚至长达数十年的孕育,才让发明家灵光一现。有时标新立异的业余人士灵机一动,但苦于欠缺实际的技术和知识,无法将天马行空的想法落实于现实生活,製造不出合乎市场的产品。但要是没有各种标新立异人士出声,告诉世人我们需要创新、与众不同的东西,就不会出现让生活更便利的发明。

反叛者

标新立异界的超级巨星当属反叛者。他们叛逆倔强的行为受世人传颂千年,当然有时也遭到唾弃。人类史上的反叛者彻头彻尾改变了哲学、宗教和政治的面貌,苏格拉底、伽利略、马丁.路德.金和曼德拉都是知名实例。和其他标新立异人士一样,反叛者很独立,相较于热中研发新点子的发明家和企业家,反叛者在乎的是推翻旧想法。反叛者存在的意义就是对抗其他人,逆向而行、抨击传统、推翻现状就是促使他们行动的力量。对模仿者来说,现状是参照点,但对反叛者来说,现状是逆参照点。现状让他们确认自己不想要的是什幺,或者不想成为什幺。因此,渴望和群众作对的反叛者,并非超然于群众之外。成功的反叛领袖需要敏锐的社会智能(social intelligence),觉察身边群众的情绪。以此而言,反叛者其实和模仿者一样仰赖群众,只是方式刚好相反。没有群众的观看、支持和跟随,反叛者就没有反叛的目的,恐怕也没有成功反叛的机会。

我们需要反叛者,因为他们能够改变世界,有时领导世人走向更好的方向。反叛的思想家、社运人士、革命者展现标新立异的观点,但他们不只是渴望与众不同而已。同样重要、甚至可能更重要的是,他们乐意也有能力改变众人的生活。我们可能依照个人看法,把反叛者分为善良、邪恶或误入歧途的人,但许多反叛者可能坚信自己走在正确而正义的道路上。他们对社会的重要性不可抹灭,因为他们迫使群众抵达重要的平衡点,也就是桑思坦说的,从众与异议间的妥协。

历史上名声响亮的反叛者,都了解自己和身后跟随的模仿者之间,有着共生共荣的关係。出生于阿根廷的马克斯主义革命者和广受膜拜的英雄切.格拉瓦(Che Guevara),也许可视为二十一世纪反叛者的终极典範,因为他具备本章提到的所有标新立异特质。他的同伴费南多.巴洛(Fernando Barral)形容他的「自信无人能及,是个完全独立思考的人。他非常活跃、精力充沛,跳脱传统的局限……他最让人印象深刻的特质,就是无所畏惧。」但切.格拉瓦也深深明了,要对抗拉丁美洲的资本政府,其他同志和他自己一样重要。我们能从他本人的文字中,隐约看到他高超的社会智能,特别是他担任游击队医生时,描述自己对士气的影响力:

在早期的游击战阶段,我们四处迁徙,而游击队医生必须随侍于同伴身边一起征战……他必须照顾病人伤患,有时这是令人疲惫、甚至伤心不已的任务,因为他没有足够的医疗用品来救人。在这个阶段,医生对其他人和他们的士气有着强大的影响力,因为,对身受重伤的人来说,若开药的人明白他的痛楚,即使只是颗小小的阿斯匹灵也意义重大。在这阶段,医生必须完全认同革命的理想,因为对游击队员来说,他说的话比其他人都更重要。

切.格拉瓦的社会智能,让他了解人的动机与驱力。他懂得维护同志的忠诚,以革命目标建立团结精神。然而,他从来不是群众的一分子。就连他无私的照顾下属时,切.格拉瓦心心念念的仍是他个人的影响力、领导能力,他绝不会跟随群众。

反叛者无须成为知名的革命勇士,才能在社会和政治变化中担纲重要角色。有时,看来微不足道的反叛行为,就能造成强烈的政治影响。许多人认为时尚只是短暂的流行或虚华的小事,但在历史上,时尚宣言却在政治与社会演变中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其中提倡女权就是最着名的例子。生于1818年的美国人爱米丽亚.布鲁默(Amelia Bloomer),勇于挑战当时限制女人行动的流行打扮。她不只是妇女选举权运动中的领袖,也是女权运动的要角。她反抗当时盛行的紧身马甲,提倡全新的女性服装。当女权主义分子伊莉莎白.米勒(Elizabeth Miller)设计宽鬆的灯笼裤,让女性不但行动自如,也得以更健康的生活,布鲁默立刻积极推销灯笼裤,甚至用自己的名字来命名。灯笼裤为当时的女性提供更舒适的衣着选择,也成为女权主义的象徵。和许多标新立异的观念和发明一样,灯笼裤如今不再是时尚新潮的代表,但灯笼裤的中心思想,也就是女人应该过着更舒适而容易的生活,伴随着其他解放女性的重要政治、社会变革一起流传下来。

告发者

告发者也是改善世界的标新士异人士,但和反叛者不同,其实他们并不想特立独行。他们无意创造新事物,但他们揭发了其他人想要隐瞒的问题。和其他标新立异人士一样,他们也有自动自发的特质。反叛者具备天生、难以抗拒的反叛本能,而告发者却受到权势要胁。他们独立思考且重视原则。看到别人犯罪,他们挺身而出,但同时往往犹豫不决。若置身于不同处境,这些告发者也许宁愿隐身于群众之中。他们恐惧公然反叛的后果,因此常常匿名告发或选择私下的非正式管道。但他们自我牺牲的义举,为社会福祉带来深远影响。

在企业舞弊、或轻或重的政治犯罪、不适宜或危险的医疗处置、肢体或性虐待等案件里,勇于挑战的告发者扮演关键角色。财务、法律或健康制度的改变和改革,都必须仰赖告发者发声,因此他们对社会不可或缺。然而有时由于短视近利(short-termism),社会和体制对告发者抱持非常矛盾的态度。告发者所带来的利益,往往过一阵子才会显现。然而,媒体、政治家和社会整体却可能基于某些迫切理由,不希望告发者揭发丑闻,引起轩然大波。

民众对标新立异人士的各种反应,证明一旦处罚逆向操作者,就会破坏社会福祉。告发者是标新立异人士中最脆弱的一群,常因勇于举发而承受严厉的惩罚,毕竟民众不一定乐于接纳他们的异议。告发者常因表达相反意见而遭到唾弃,而民众常因眼前的利害关係而改变评价。在告发者揭发黑暗面的当下,许多人可能会武断的称他们是一群背信忘义、性格乖戾的人。2003年,联合国的武器调查专家大卫.凯利(David Kelly)以匿名、非正式的管道告诉英国新闻记者,他奉命前去伊拉克调查的某栋建物,并非如英国和美国所宣称是用来製造生化武器的实验室。新闻公开指出正是他暗中宣扬那里的大型毁灭武器并不会带来可怕威胁,据说此举完全违背了他的个人意愿。过没多久,他就过世了。官方说法是他自杀身亡,但疑点重重。凯利为了告发,付出惨重的代价。

不幸的是,凯利并不是少见的特例。近年来,许多高调的告密揭发事件登上头条新闻。有些国家渐渐明白中伤告发者会造成长期后果,开始建立新的法令和组织保护告发者的权利和利益。我们得鼓励告发者站出来,并保护那些因勇于揭发不法情事而身陷危险的人,比如设立限制机制,确保告发者不会因此受罚。有几名告发者被媒体捧为名人,近年最着名的例子莫过于朱利安.亚桑杰(Julian Assange)和爱德华.史诺登(Edward Snowden),两人都成了好莱坞的卖座题材。但除了声名大噪之外,告发者是否真揭发了不法情事?说到这个,史诺登巧妙迴避的态度,比亚桑杰的明星光环还刺眼。

然而,除了保护告发者的种种措施,如果勇敢发声的人必须面对无法挽回的后果,相关法令仍难以推行。不只如此,告发者揭发的不法行为常牵扯数名人士,而犯罪者与其他共犯都有动机,也有机会掩饰或销毁相关罪证。当证据不足,司法当局和其他体制的相关人士就无法确认谁必须负责,因此难以证明告发者所言不虚。

我们看到群聚足以造成负面后果,特别是人与人过度紧密联繫的现在。标新立异者为了自己的利益,发想新概念、创造新发明,同时也抑制人们的模仿倾向。因此,标新立异者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能调节群聚引发的后果。为了让标新立异者勇敢反抗群众,我们可能得多製造一些诱因,好让他们愿意冒险。但我们该如何确定反叛者的方向正确?如何制定鼓励「好反叛者」、压制「坏反叛者」的政策?特别是在複杂的现代社会,光是好与坏的界线就能引起各种争议。民主社会的各种体制,包括自由公正的媒体,帮助公民对能够改变世界的反叛者和其他标新立异者,建立自己的看法。然而,世界上仍有许多地方欠缺自由媒体,也没有民主制度。

标新立异者所扮演的经济角色也很独特,其中两种人的影响力格外显着:企业家和发明家。我们在本章中已提到发明家的功能,而在市场中,发明家和企业家都面临非常特别的限制。企业家和发明家创造自身渴望的报酬,满心享受建立新事业或发明新机器的过程,但常常得付出昂贵代价。投资新企业或新产品是一场拉锯战,特别是新的小型公司。这让我们看到经济学的另一面:企业家必须想尽办法寻找资金,而在现代金融市场中,每天都有上兆的金钱流动。企业家要如何获得这些钱?他们得通过那些看守金钱流向的金融巨头的审查才行,但这为模仿者和逆向操作者带来一连串的新问题。我们如何确保投机者有效的将金钱挹注在握有最佳点子、促进就业率和经济繁荣的企业家和创新人士身上?下一章,我们就要探讨这些问题。

相关书摘 ►《我们为何从众,何时又不?》:川普的民粹主义是怎幺成形的?

书籍介绍

《我们为何从众,何时又不?:从经济学、社会心理学、神经科学、演化生物学、行为生态学等角度剖析群聚与反群聚行为》,商周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蜜雪儿.贝德利
译者:洪夏天

暴动的青少年、上下震荡的股市和宗教恐怖主义的散播,这三者看似无关,但背后都源自同样的本能:人类习于群聚、跟随和模仿他人。而现今无远弗届的网路,让刻意反潮流的人士和暴民领袖有机可趁,史无前例的操纵群众行为。资讯以惊人的速度于世界各地流窜,也让团体意见的风向瞬息万变。而可能的后果包括:出人意料的政治选举结果、不理性的诽谤科学家和各界专家及金融崩盘。

作者结合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的观点,深入研究我们的模仿和逆向操作行为来自何处。她揭开有意识和无意识的影响力,包括人对风险的喜好、对同侪压力和社会常规的敏感度、恐惧或噁心等情感影响,以及对认同感的需求。

本书让我们看到人类行为背后错综複杂的影响力,分析为什幺有些人容易从众,其他人则起身领导,而从众何时有害,我们又该如何避免可怕的后果。

《我们为何从众,何时又不?》:社会为何需要告发者、发明家和反


相关推荐

迷之诡异的地狱旅程,生存恐怖游戏《AGONY》

迷之诡异的地狱旅程,生存恐怖游戏《AGONY》

《Agony》在英语中的原意就是“极大的痛苦; 临死的挣扎”。不同于《Scorn》那样类似克苏鲁式的
迷人的京都日本旅游攻略HopeTrip旅游网

迷人的京都日本旅游攻略HopeTrip旅游网

【门票推荐】东京迪士尼乐园门票清水寺的激动当我看到“清水寺”三个字的时刻,眼泪几乎要掉下来。就因为那
迷人的唯美浪漫影片 – Joe Wehner raquo;

迷人的唯美浪漫影片 – Joe Wehner raquo;

时尚摄影师兼导演 Joe Wehner 拍摄了许多迷人的影片,每支影片都由不同的模特儿演出,依照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