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何从众,何时又不?》:川普的民粹主义是怎幺成形的?

来源  :   H易生活     2020-06-10 19:32:09

2020-06-10

政治群聚:理性与感性之争

在做出政治选择时,人们并非总是理性慎思。这并不是说我们把理智弃之一旁。第一章提过的比卡盛达尼和其同事就利用资讯瀑布效应研究美国选举。选民会权衡自己对不同候选人握有的私人资讯,以及从其他选民身上所能搜集到的社会资讯。当候选人的可靠资讯难以取得,社会资讯就会主导风向,犹豫不决的选民会蜂涌追随群众意见。

常规也决定了候选人争取选票的战术。正如前一章所提,中间选民理论暗示了对一般政客来说,最好在特定议题上採取中庸立场,再根据选民意向建立政治宣言。这也跟风险脱不了关係。没有强烈信念的政客会尽量从众,若想当选,这是风险最低的策略。不过,政治风向也渐渐改变,社群媒体让中庸路线不再获得选民的青睐。2015年11月,杂誌《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提出证据证明,极右派和极左派都活跃于社交媒体,可能因为社交媒体偏好肤浅的短文摘要更胜于意涵深远的讯息。这也证明冒险能带来报酬。直白粗鄙的宣言很容易招来各方驳斥,巧妙的沟通则留给人们更多的诠释空间。过去,政治极端分子不愿承担这些风险,因为要透过传统媒体宣扬极端立场并不容易。现在,有了Twitter、Facebook和各形各色的社群媒体,这种限制已消失无蹤。

放眼看去,不管是崇拜政治领袖的选民,或更广泛的政治决策过程,情感的影响无孔不入,系统一思考随处可见。2016年英国举行脱欧公投前夕,康纳曼也注意到情感主导了社会。富有远见的他担忧,破坏心态矇蔽了众人双眼,恐会造成英国脱离欧盟的长期后果。公投前数週,康纳曼接受英国《每日电讯报》採访时表示:「观察两派辩论留下的最深刻印象就是,脱欧派的诉求都很情绪化……他们的论点唐突莫名:不但短视近利,而且都出自不满与愤怒。」过度依赖感情其实是难以避免的结果。选民没有时间,有时也没有能力研究并了解候选人、游说集团的政策内容,更无法一一检视政治人物的背景。更糟糕的是,政治新闻变得吵吵闹闹又不可靠,连那些有闲也有能力了解政治的人都看得一头雾水。仰赖系统一思考简单多了,有时还带来更强烈的满足感。

不过选民运用政治群聚捷思时,也不全是情绪化。正如前几章提到的,人们运用捷思(简单的经验法则)好快速下决定。每个选民都心知肚明,自己的一票不足以改变任何一场选举的结果,因此,他们根本没有动力仔细了解所有选项,草草选择政治群聚。我们不想耗费太多心力做下政治选择,因为众人的选择结果无法归咎于单一选民身上。这就造成搭便车问题。无人有动力花心思查证事实。当责任由大众共同承担,就等于变相鼓励个人透过投票给极端的候选人或选项来表达抗议。

在一个不确定的世界,资讯又模糊不清时,情势更加恶化。当人们难以评断资讯的可靠度,就难以权衡不同资讯。从脱欧公投就能看到,选民不再信任领导者宣布的政策时,会造成不少问题。竞选过程中,脱欧派和留欧派都散播误导民众的资讯,困惑随处蔓延。一般选民不知道谁讲的话是真的、谁值得信任,找不到一个经得起考验的可靠团体来跟随。

除非我们能确定自己没被牵着鼻子走,不然群聚捷思和社会学习并不是很好的策略。随着「假新闻」浮滥,藉由他人来学习也变得複杂──经济学家杭特.艾尔柯特(Hunt Allcot)和马修.詹茨克(Matthew Gentzkow)定义假新闻为经查证后确认不实、刻意误导读者的新闻。艾尔柯特和詹茨克用计量经济工具,分析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期间的假新闻数据,并在选后调查将近1万1000位美国选民,好了解民众看了哪些新闻文章。他们发现,有21篇假新闻广受民众阅读并留下深刻印象。这些证据显示假新闻的影响力令人担忧,足以左右选举结果。当政客和其形象塑造专家刻意散播不实「资讯」,而民众基于这些资讯而群聚,那幺大家已在不知不觉间受到操弄。当民众难以确认资讯的真假,后果更加严重。若假新闻诉诸心理和感情,我们容易在无意识间受到情绪左右,陷入被玩弄的陷阱。

「自由世界」的领袖

要在政治界出人头地,冒险犯难是不可或缺的特质。美国总统川普的成功故事,就是将冒险的企业精神,完美的从商业界移植到政治圈。他做出别人认为高风险的行为,却摘下丰硕的果实。除了选择危险战术外,他也操纵其内团体的从众倾向。2016年美国大选,从他与另一热门候选人希拉蕊.柯林顿(Hillary Clinton)的激战,就能看出族群与政治的对立,以及两者和其追随者之间的关係。川普和希拉蕊都是争议十足的候选人,同属富裕的菁英阶级,只是川普在商界呼风唤雨,希拉蕊则在政界长袖善舞。两者都曾陷入难堪丑闻。从表面看来,至少希拉蕊的政治经验丰富,具备耀眼的学术和专业背景,其聪明才智无可质疑(虽然选民对女性的偏误,可能阻碍了她的事业发展)。

川普则仰赖其商业帝国积累的财富来竞选,最终也成功战胜希拉蕊。儘管各种私下和解的可怕控诉绕着他转,他还是胜选了,但若时势比较平稳,光是这些丑闻就可能毁了他的雄心壮志。对川普和其支持者而言,这场仗他赢得漂亮,而且没几个权威人士能料到会有如此结果。但对他人来说,这是场彻头彻尾的灾难,似乎加剧了各界分歧、极化现象和部落主义,除了美国选民,全球各地也难逃其害。

川普怎能吸引到如此广大的选民支持?不管是蓝领或白领阶级,那些投票给他的选民和他之间似乎没多少共同点。川普继承了庞大财富,一生都过着有权有势的富裕生活,但其支持者不乏极为拮据贫困、勉强苟活的人,而且死心踏地的相信川普是他们的斗士。川普具备的煽动天赋,让一般人认同他对掌权菁英的反抗。对某些人来说,他既情绪化又冲动的狂言令人震惊,但这正是其他人欣赏他的原因。不管是竞选期间或就职典礼之后,他都展现不惧冲突的姿态。他挑衅所有人,特别是传统上被视为权威的人,包括其共和党内的重要人士、美国情报顾问和司法单位。川普的反叛和胜利,让一般人相信自己也能扭转命运,跳脱政治菁英的钳制。

激起选民认同感的能力,可回溯到心理学家泰弗尔的观点。正如第二章所提,泰弗尔发现,人与人之间很容易就建立内团体,也很容易和外团体产生冲突。藉由煽动对外团体的恐惧,内团体建立强大的认同感,随着成员加强彼此的内心定见,亲内排外的认同感愈演愈烈,而团体的力量也势不可挡。川普的民粹主义就是这幺成形的。川普不择手段的利用人对外团体的恐惧,引起广大争议。例如,他在竞选期间指控某些墨西哥移民是强暴犯和罪犯,并承诺大众在美国南端国界建立围墙。基于「让美国再次伟大」的信念,他利用人们对伊斯兰和恐怖主义的恐惧,主张造成分裂且不明智的「穆斯林禁令」,若游客来自几个多数人民是穆斯林的国家,就必须面临更严格的签证规範(讽刺的是,沙乌地阿拉伯并不在禁令之中)。大部分的人可能没有发现,川普其实诡计多端,展现老练的社会智能。他了解群众,也知道如何煽动群众。也许这是他与生俱来的才能,且在参与美国版《谁是接班人?》(The Apprentice)节目、成为电视明星期间,磨练得更加敏锐。

支持他的民众既是模仿者,也是逆向操作者。支持川普的少数人协力对抗反对他的多数选民。川普不需要多数人的支持,就能合法成为一国领袖,就算当选后其支持度一路下滑,对他来说也没有实质影响。虽然川普的支持度在不到一年内就降了百分之三十五,但更重要的是,他的支持者够疯狂也够团结,足以奠定其权力基础。川普的狡猾之处,在于了解支持他的少数民众不在乎可证实的事实,反而无法抗拒吸睛的社群媒体讯息。众人皆知,他到处指控别人散播假新闻,每週都发言攻击别人诽谤他,每天都在Twitter上散布激烈言论。在竞选期间,他的幕僚和相关网站利用虚假抹黑的文章,精心策画一场极为有效的选战。川普深知,了解和宣扬真实并非夺取政治势力之道。

所以,他何必说真话呢?监督美国政治人物言论真实性的政治真相新闻网(PolitiFact),判定川普在竞选期间所发表的言论,有百分之七十属于「多半虚构」到「胡说八道」,百分之十四为「半真半假」,也就是说,他所说的话只有百分之十六是真实的。相较之下,希拉蕊在竞选期间的言论,有百分之二十六为「假」,百分之五十一为「真」或「多半为真」,也就是她说的话大多可靠。除去其他不应投票给川普的原因,他的信口雌黄似乎也不影响其支持者的忠诚度。既然用夸大不实的言论吸引众人注意并不会受到明确惩罚,野心勃勃的政客漫天撒谎也是合情合理,不是吗?而且,当政客用Twitter发言,短短的推文稍纵即逝,还能快速移除,很容易躲掉指责声浪;不过,这些言论仍会激起支持者的情感。

儘管我们能够轻易的说,投票给川普的选民和希拉蕊的支持者不同,没有获得充足的资讯,但这种说法指出我们对领袖与追随者的互动关係不够了解,甚至有所分歧。民主奠基于民意。当事实难以取得,情况不确定性高又令人困惑,民意就会建立在不甚道德的基础上。民粹主义的政客鼓励民众拒绝客观资讯和专家意见,而Twitter和其他社群媒体让他们轻易散播民粹思想。社群媒体正是造成2016年政治大地震的关键因素,不只是美国的川普,英国的脱欧公投也受此影响。儘管美国参议院委员会仍在调查俄罗斯是否透过社群媒体帮助川普胜选,但社群媒体已受到强烈抨击。2010到2012年的阿拉伯之春起义,社群媒体被誉为民主胜利的管道,现在则被谴责为放任国际权势人物操弄邪恶地缘政治的工具。不管参议院的调查结果为何,川普显然是重塑社群媒体的天才。儘管他自私的造谣生事,但他也具备敏锐的社会意识。不然的话,他可没办法吸引一大群忠心耿耿的模仿者。

大量任人取用的资讯,加剧人们对新闻的不信任及社群媒体好坏未定的影响力。活在彼此紧密联繫、甚至过度连结的线上世界,来自各处、数量庞大的资讯迅速且毫不留情的轰炸我们。近来许多研究也显示,当眼前出现众多令人迷惑又彼此牴触的资讯,人们根本搞不清楚哪些是真的、哪些又是捏造的。我们如何分辨正确与不实的资讯?如何从众人的鼓噪声中分析有用的资讯?社群媒体虽有其优点,但也掩闭了资讯。Twitter上的潮流瞬息万变,一分钟之内就能看到几十条包含不同新闻或意见的推文,使得我们愈来愈难分辨每一条推文的差异。此时,社群媒体势力庞大,特别是当它们直接诉诸人的系统一快思时,常常让我们在无意识之间处理大量资讯。

可想而知,选民无法完全根据客观事实做决定,因为客观事实不是无法取得就是不可靠。正如选择餐厅的食客,在客观资讯稀少的情况下,倾向加入想法相近的群体、追随一名说服力强又容易带来认同感的领袖,或两者并行。或者,他们仰赖最容易取得的资讯,也就是迴声室(echo chamber)。在这里,想法相近的人彼此加强自己的想法。社群媒体加剧迴声室效应。

在Facebook、Twitter或其他平台,我们习惯浏览亲朋好友的发文,他们和我们有很多共同点,我们喜欢他们。验证偏误再度矇蔽我们的视线。我们按下「追蹤」键,追随特定的人,因为我们早就同意他们的看法,于是大家一起在同温层里打转。同理,我们用自己偏好的媒体填满萤幕,不管是BuzzFeed,Breitbart或Reddit论坛。它们和我们的世界观相符,日日夜夜用庞大的资讯确认我们的成见。怀疑、验证偏误和社群媒体联手,将我们推向危险的政治困境。

表面上,人们也许会说自己衷心希望政治领袖诚实以告,就像期待科学家、医生、律师开诚布公,但我们心底其实可能希望政治人物代表我们,肯定我们的信念。在这种情况下,讲求逻辑、评估事实的系统二慢想无用武之地。领袖激起的系统一情感快思和认同感,对我们的影响更大。人们的政治选择不再取决于对客观真相的渴求,而是受到主观看法左右,这也代表人们不那幺在乎政治人物诚不诚实,比较在乎他们挂在嘴边的理念合不合我们心意。

今日的「后真相」(post-truth)政治时代,只要巧妙塑造政治人物的公众形象,利用民众的系统一情感快思直觉的选择,就能有效操纵民众对领导者的选择。易消化的假新闻很适合系统一,因为它们属于刻意简化且情绪化的讯息,方便读者使用省时的捷思法。当民众欠缺可靠资讯,没机会运用讲求逻辑的系统二慢想,就能预见政客利用系统一掌握风向,主导民众的选择。民粹政客诉诸系统一情感本能来建立支持度,而社群媒体正是最佳管道。他们用激情言论攫住民众的想像力,很快就激发认同感。相比之下,就算民众藉由翻读政治宣言、努力找出政治政策变化的细节来搜集资讯,也不会造成类似效果。

前几章已经告诉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人们多半是模仿者。虽然逆向操作者(显然)是少数人,但模仿的跟随群众和逆向操作的领袖,两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当模仿者聚结起来、形成群众,逆向操作的领导人物必须挺身而出,带领大家向同一个方向前进。但逆向操作的领袖也不能没有跟随者,就算这一点很容易被忽略。没有群众,就没有领袖。正如此章所提,政治人物擅长鼓励政治部落主义,而在建立派系的过程中,模仿者正是关键。今天,社群媒体平台让政客能用更多方式巩固派系。过去难以登上政治舞台的人,如今轻轻鬆鬆就能从社群媒体获得强大力量。

整体来说,我们是否总是选择当逆向操作领导者或模仿跟随者?我们的选择(若真有选择的话)很可能取决于情境。人同时利用系统一情感本能和系统二逻辑深思,决定模仿追随或起身领导,这正是贯穿本书的重点。系统一情感与系统二理性之间的微妙平衡,不只促使人模仿或反抗,也决定我们选择扮演模仿者或逆向操作者的角色。

相关书摘 ►《我们为何从众,何时又不?》:社会为何需要告发者、发明家和反叛者?

书籍介绍

《我们为何从众,何时又不?:从经济学、社会心理学、神经科学、演化生物学、行为生态学等角度剖析群聚与反群聚行为》,商周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蜜雪儿.贝德利
译者:洪夏天

暴动的青少年、上下震荡的股市和宗教恐怖主义的散播,这三者看似无关,但背后都源自同样的本能:人类习于群聚、跟随和模仿他人。而现今无远弗届的网路,让刻意反潮流的人士和暴民领袖有机可趁,史无前例的操纵群众行为。资讯以惊人的速度于世界各地流窜,也让团体意见的风向瞬息万变。而可能的后果包括:出人意料的政治选举结果、不理性的诽谤科学家和各界专家及金融崩盘。

作者结合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的观点,深入研究我们的模仿和逆向操作行为来自何处。她揭开有意识和无意识的影响力,包括人对风险的喜好、对同侪压力和社会常规的敏感度、恐惧或噁心等情感影响,以及对认同感的需求。

本书让我们看到人类行为背后错综複杂的影响力,分析为什幺有些人容易从众,其他人则起身领导,而从众何时有害,我们又该如何避免可怕的后果。

《我们为何从众,何时又不?》:川普的民粹主义是怎幺成形的?

相关推荐

就算另一半是杀手还是死心塌地?这5部电影女主角真是爱到卡惨死啊

就算另一半是杀手还是死心塌地?这5部电影女主角真是爱到卡惨死啊

这个男生很温柔体贴,你们两个也很谈得来,但要是哪天你发现他的职业是个杀手,你还会接受他吗?甚至愿意在
就算只剩半张脸 电脑还是认得你

就算只剩半张脸 电脑还是认得你

脸部辨识系统在近年逐渐获得重视,各手机与笔电品牌大厂等纷纷使用该技术,做为加密与解锁功能,但对使用者
就算只是充电也要比大家都还潮! SUPREME 推出的行动电

就算只是充电也要比大家都还潮! SUPREME 推出的行动电

Supreme 近年来的火热程度绝对是有资格坐拥潮流品牌的王座,而随着它名气越来越广市面上不免也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