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与恶的距离》的拯救者弔诡:越想他好,他越不做好

来源  :   H易生活     2020-06-10 19:31:38

2020-06-10

你有没有一种经验是,你很想要让某一个人「变好」,可是你越是努力,他越是做不到?就像《我们与恶的距离》里王赦一直希望帮助李妈妈和李大芝,但当事人往往不领情。而其实,这就是江湖上盛传的「拯救者弔诡」。

不知道你有没有一种经验是,你很想要让某一个人「变好」,可是你越是努力,他越是做不到?

这里的变好,很可能是:

让他从逃避依恋变成安全依恋让他从没自信变成对自己有自信要他去面对他逃避的事情帮他做出,对他比较好的决定

如果这件事情发生在你和朋友之间,常见的情况是,他带着某种犹豫以及两个选项来找你,并且询问你哪一个比较好。你忠告他 A 选项比较好,苦口婆心絮絮叨叨,可是没想到最后他选了 B 选项。然后你开始怀疑人生,甚至怀疑前一天晚上到底是为何陪他讲电话讲到天明,然后最后他还没有按照他答应你的话来做决定?

拯救者弔诡:你越努力,他越逃避

其实,这样的状况无可厚非。举例来说,最近很红的《我们与恶的距离》当中有两幕刚好是在谈这件事情(以下有雷)。

正义律师王赦跑到海边,去找李妈妈。一边帮她推销肉粽的摊车,嘴巴里面念念有词:「让我帮你!」可是李妈妈在告白之后,仍然不领情。王赦跑到李大芝的公司堵她,要她面对哥哥犯案的真相,她一开始装傻,到后来也做了一些告白,可是最后仍然逃跑了。

《我们与恶的距离》的拯救者弔诡:越想他好,他越不做好
图片|《我们与恶的距离》剧照

我想这部片碍于篇幅,所以这两个人当下虽然嘴硬,可是最终都回到原生家庭去面对她们最不敢碰触的主题——大芝回到老家飙骂「要死就三个人一起死!我一个人活下去有比较开心吗?」,李妈妈也一边痛苦一边吶喊「没有人想要养出杀人犯的孩子!」,然后两个人都开始回忆哥哥晓明的过往,最后一家三口围在一起吃饭——可是如果发生在现实社会当中,你可能等不到这一天。(推荐阅读:面向原生家庭:一直到很久以后,我才停止憎恨父亲)

在上面两个例子当中,你会发现想要帮助别人的那个人(王赦)很拼命的想要达到某一个地方、或者是有一种坚持希望对方可以配合,可是不管他的执业眼光多长远、不管他们这样的考量「理性上」可以让当事人获得多少的福祉,当事人往往不领情,绕了一圈,只有让拯救者觉得气馁的份而已——奇怪了,怎幺会这样呢?

其实,这就是江湖上盛传的「拯救者弔诡」(Savior’s paradox,好啦这个名字其实是我发明的 XD)——你越是努力的想要把某一个人「变好」,他反而离变好这件事情越来越远。感觉上就像是你在遛狗,狗要跟你往不一样的方向前进,你和狗都一样疲累,但却没有任何一方,可以达到他想要去的目的地。老实说,你的出发点是好的,可是你却忽略去想一件事情:这个「变好」,是你的需求,还是他的需求?

会不会他还没有打算从逃避依恋变安全?会不会他在低自尊的世界里面过得很痛苦但是很安稳,所以暂时没有想要脱离?会不会长久以来他跟渣男在一起,也获得了某一种你没想到的快乐?

发现了吗,当你从你的脉络里面帮他设想了一种「好」,他理性上也觉得这个是对他好,但实际上却做不到(你自己是不是也常常有这种明明都知道但是却做不到的时候?),所以他要嘛现场抗拒给你看,要嘛在答应你之后,却做出了相反的决定。然后你经常会觉得很挫折,为什幺努力这幺久,却什幺都没有帮上忙?

对方不改变其实是有原因的,这边列出两个主要的原因,减少你的挫折感:

这是他长期以来的习惯。他可能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自己」,换句话说每一个改变都代表着他必须跨出舒适圈。这个时候,他虽然知道你的建议比较好,可是还是不容易按照你的方式去做。这是你跟他之间的角色安排。如果你意识到在这一段朋友或者是感情关係当中,自己总是扮演着「很想要拉他前进」的那一个,那幺你可能要去思考,这样的一种拉扯对他来说是不是有帮助?还是只是加深了「你是拯救者,他是被拯救者」的角色?若是后者,那幺他很有可能继续留在这个「被拯救者」的角色里面——毕竟,他只要持续不改变,就可以持续获得你的关心。

好啦,如果我们知道王赦的做法不一定有用,我们还有什幺方法可以帮助身边那些身陷泥淖的人呢?有一种方法就是「妥善的运用」他内心的天秤。

顺着他的毛摸,或等待时间经过

当年我在学谘商技术的时候,我的督导教了我一个技巧让我觉得非常受用,我帮它取了一个名字叫做「天秤效应」。根据前面的例子,如果你朋友很犹豫要不要离开某一个烂人,你内心的期待是希望他可以离开,可是他却对对方有许多的留恋,那这个时候你该怎幺办呢?

    劝她离开那个烂人劝她继续跟这个人在一起

根据天秤效应,我们每个人内心都有一个天秤,当我们面临种种矛盾的抉择的时候,其实是会希望内心的这个天秤可以获得某一种平衡。所以,当他其实是希望跟对方继续在一起,可是你却劝离不劝合的时候,你会陷入一种困境是——当你说一句对方哪里不好,他就会补充一句「可是他对我好的时候还是很好」,于是就会没完没了,搞得好像两个人都在拔河一样。(推荐阅读:一句话,立刻说服他:顺利沟通的三大技巧!)

所以,倘若你希望朋友可以放弃这个烂人,一个比较有用的做法是「跟他站在同一个阵线」。他在犹豫,但是他表现出来的样子就像是要和对方在一起,并且原谅他所有的过错和劈腿等等,那幺这个时候你只要做一件事情就好——认可并且支持他。说这个人有多好、附和他两个人其实很适合,不要轻言放弃,通常这样做一段时间之后,就会出现神奇的变化——他会开始谈起这个烂人的一些负面的地方(他可能会说:「其实我觉得他也没有那幺好啦,像上一次啊他让我很伤心⋯⋯」开始改变想法)——这个是当初如果你跟他站在反面的立场,你大概永远无法听到的部分。

当事人往往为了维持天秤的平衡,而做出一些选择。当我们过度把砝码都放在某一边的时候,他自己就会去拓展另外一边的可能。在这个例子里面,我们跟当事人一起称讚祂的伴侣,等到「他伴侣很好」这边的砝码放满了,他就会自己跳到对面(他伴侣很差),开始数落这个伴侣不好的地方。你的任务,就是让他亲口说出这些话。唯有他能够亲身体会,那幺这段对谈里面所获得的东西,他才能够比较机会去实践。这就是「顺着他的毛摸」的做法。

这样也没什幺不好,有时可能在冲突过后,他会开始回去会想:为什幺他会这样跟我说?为什幺他选择不支持我的看法?为什幺他那幺努力的想要把我拉出这个洞?如果说对方是一个会自我反省的人,那幺直接面对面「决战」,也不失为一个好方法。不过,就算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还是需要一些时间让他好好思考和沉澱。

究竟是对谁好?

回到王赦的例子,他分别在路上拦下这对母女谈话,当下的他并没有获得一个正面的解答;可是他的谈话,却在两个人的心中酝酿,才会有后面大芝找妈妈摊牌的情节,所以他就是採取后面这种「等待时间」的做法;但倘若你的朋友是比较没有办法接受这些刺激的,那幺「顺着他的毛摸」可能是比较不伤你们感情的方法。

不论是要安慰或者是陪伴一个人,对方往往最需要的并不是你把他从黑暗的洞穴里面拉出来,而是要能够爬下楼梯,在洞穴里面陪他一起哭出来。如果你在帮助你的伴侣或者是朋友的时候总是觉得拉得很累,那幺你可能要思索的是,你心中的那个「都是为他好」究竟是满足了谁的需求?他已经準备好要改变了吗,还是从头到尾,想要改变的只有你?

相关推荐

外影拍友必备:HP Photosmart 335 - 385

外影拍友必备:HP Photosmart 335 - 385

大家明天将会在市场见到 HP 最新便携相片打印机 Photosmart 335 及 385 的出现,
外心人曾雯妮遗爱人间:她等不到心‧却捐出肝肺肾眼

外心人曾雯妮遗爱人间:她等不到心‧却捐出肝肺肾眼

(雪兰莪‧八打灵再也12日讯)25岁的曾雯妮是继外心女孩郑慧仪之后,第二名患上扩张型心肌病(Dila
外拍天气不似预期怎幺办-

外拍天气不似预期怎幺办-

相信各位风景摄影爱好者都希望每次外拍时能够遇上天朗气晴,Full HD的超高清能见度,好让自己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