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怒鸟》过气后,Rovio 为什幺就不行了?

来源  :   H易生活     2020-06-10 19:29:48

2020-06-10

《愤怒鸟》过气后,Rovio 为什幺就不行了?

还记得 iPad 上下载的第一个游戏是什幺吗?我肯定是《愤怒鸟》。在那个 iPad 还是神物的年代,在用手指流畅进行触控游戏的年代,如此卡通又精细的画风、可爱的音效,最重要的是新奇的游戏方式和看似随便实际上严谨的地形——都令人对这个游戏忍不住上瘾。而他的开发商 Rovio 也凭藉这款游戏一扫 6 年的窘境,一举成为芬兰这个长久以来以诺基亚为代表国家的行动互联网时代创业之星。

今天,再看一下 Rovio:儘管 2014 年 1 月公布的愤怒鸟总下载量突破了 20 亿,但是截至 9 月 3 日,在 Apple Store 游戏付费排行中,「捣蛋猪」排 45 位,「愤怒鸟」排名第 98 位。而在免费榜中,排名 100 以内的只有 Angry Birds epic 和免费版愤怒鸟。也就是说:Rovio 总共出品/发行了十余款游戏,却没有一个全新的游戏被开发出来。所以在最新公布的财报中,Rovio 的利润下滑了 52%。一路人员的变动与裁员风波,让 Rovio 看起来不再是那个芬兰的创业之星了。

披着网路羊皮的传统企业

Rovio 不行了嘛?在芬兰,比起正在消失的 Nokia 品牌,2012 年就更名为「Rovio Entertainmet」,向着多元化发展,不再是单纯的网路公司或者游戏厂商,被寄予希望成为芬兰「新国宝」的 Rovio 还未到穷途末路,但增长放缓、缺乏创新产品,已经问题重重了。究其癥结:Rovio 并不是一个网路公司。它的一切所作所为,都证明了它不过是一家恰好做了一款流行游戏的芬兰传统企业而已。

《愤怒鸟》过气后,Rovio 为什幺就不行了?

在愤怒鸟获得成功之初,Rovio 趁热打铁,推出了多个版本的愤怒鸟,与此同时 Rovio 开始贩卖众多愤怒鸟的形象,包括製作相关的动画、贩卖形象版权与其他的产品合作(你应该在 85°C 见过)、开设主题乐园、以及最重要的实体出版物。而游戏业务呢?除了几代愤怒鸟之外,Rovio 并没有投入什幺精力去开发新的游戏,甚至开始尝到「借鑒」的甜头——你可以在 Rovio 上看到一些电视游戏厂商任天堂的影子:愤怒鸟就是玛利欧用同一个形象同一种玩法不断地更新;《Angry birds go! 》就像玛利欧赛车;《Angry Birds epic》就像玛利欧和路易 RPG;照这样下去,总有一天会出现类似玛利欧聚会这样的「Angry Birds Party」吧?

其实除了这些小鸟之外,Rovio 也有过其他尝试,比如旗下的发行平台 Rovio Star 所发行的两款游戏 Tiny Thief 和 IceBreaker 都受到的相当程度的成功,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害怕「养子」抢了「亲儿子」的风头,在从各自工作室购买了游戏的人物形象之后,Roivo 既不更新游戏,也不用他们擅长的方法贩卖形象,而是选择杀死他们——你以为你是 Facebook 吗?Rovio 也不是没考虑到这个问题,又怕养的抢了亲生的,又得面对从收费游戏到免费游戏内购收费的主流市场演变带来的大幅利润下降,所以 Rovio 成立了 Rovio LVL11 这个部门,打算开发一些新类型的游戏,然后推出了一款 Flappy Bird 风的 retry……。

《愤怒鸟》过气后,Rovio 为什幺就不行了?

保守的芬兰式管理

Rovio 创始人 Mikael Hed 和 Niklas Hed 这对兄弟延续了芬兰人保守传统的行事风格,让 Rovio 的整体决策出现了摇摆不定的情况:将大量的精力以及未来的主要方向投放到线下出版物和教育上,而却不肯涉及线上出版物与教育;开设线下零售店打算进军潮流品牌概念,不但没能成功(曾经 Rovio 内部计画 2 年内在中国开设 600 家零售店,现在已经全部关闭),还将线上销售部分交给代理商,结果丧失了电商管道;出版的愤怒小鸟动画片却执意只在自己平台发行,让人想不到还有哪家内容製作商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在中国第一家主题乐园选择在浙江海宁这个很多人都不知道在哪的地方设立,原因无非是成本原因和政府关係最简单,再加上迟迟没有上市的打算,这一系列保守的做法不但引来负责游戏开发、营运、广告的高层纷纷跳槽,最终页导致 CEO Mikael Hed 将在 2015 年 1 月 1 日卸任——公司确实需要一名有经验的人来带领公司重振旗鼓,而他们的选择是来自芬兰一家饮料企业 Hartwall 的 CEO Pekka Rantala。《愤怒鸟》过气后,Rovio 为什幺就不行了?

这幺看来,你或许会觉得 Rovio 和 BlackBerry 有点神似,除了不着急上市之外,两家公司都有着死板的坏毛病,结果也都是因为利润严重下滑导致的 CEO 下台。不一样的是,Rovio 的董事会主席 Kaj Hed 是 Mikael Hed 和 Niklas Hed 的父亲——多幺典型的家族企业!所以,或许也想 BlackBerry一样,更换了 CEO 也不能真的改变什幺,真正需要的是决定一个明确的公司策略而不是过于高估愤怒鸟的形象价值,无论像迪士尼一样贩售文化还是像孩之宝一样贩售产品,就算如公司内部的期许:将愤怒鸟经营的像 HelloKitty 一样,至少,他不是一家我们所想的「网路公司」吧。

相关推荐

变型Win RT平板抢先抵港Asus VivoTab RT

变型Win RT平板抢先抵港Asus VivoTab RT

讲到变型平板,当然不能不提华硕,他们也快手推出Win RT及Win8变型平板,而这次面世的产品Viv
变型金刚DTM宽体风格正夯

变型金刚DTM宽体风格正夯

仿效DTM宽体样式量产套件随装即上俗话说「一低遮三丑」,不过太过低趴会带来许多烦恼,除了降低车身能够
变型金刚造型原子笔,上课分心的另一个藉口

变型金刚造型原子笔,上课分心的另一个藉口

如果变型金刚早几年上映、这东西早个几年推出,学生们可能就不玩转笔,改成直接拿笔来"打笔战"了吧!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