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phaGo 打败了人类,DeepMind 却输给了金钱

来源  :   H易生活     2020-06-06 03:59:51

2020-06-06

AlphaGo 打败了人类,DeepMind 却输给了金钱

2014 年对 DeepMind 来说,绝对是具重大意义的一年。这年被 Google 以约 6.5 亿美元收购;如今,DeepMind 收于 Google 麾下已 5 年有余,纵然有许多精彩时刻,但从营收状况来看,DeepMind 的发展并不突出。此外,基于各种原因,DeepMind 与「金主爸爸」Google 的关係也略显微妙。

这 5 年里, DeepMind 发生了什幺事?

曾几何时,风光无限

2010 年11 月 15 日,Demis Hassabis、Shane Legg 和 Mustafa Suleyman 联合创立了 DeepMind ,公司选址在伦敦,避开 Google、Facebook 等硅谷巨头,在欧洲收拢了许多优秀人才──这成为其优势之一。

对 DeepMind 来说,真正的优势来自发展一种机器学习技术──强化学习,源于 Hassabis 擅长的两个领域:游戏和神经科学。值得注意的是,在此之前,强化学习在电脑领域还是一片空白。

对任何一家注重研发的公司来说,资金不可不考虑,DeepMind 也不例外。相关报导显示,2010 年,Hassabis 曾为了募资参加奇点峰会,最终获得 200 万英镑投资。不过,资金短缺的状况在 2014 年就发生了改变。

经过一年协商,DeepMind 在 2014 年被 Google 以约 6.5 亿美元收购。有了 Google 这样强大的「金主」做靠山后,DeepMind 取得许多不错的成绩,其中最受瞩目的当属 2016 年 AlphaGo 首次击败南韩围棋冠军李世乭,比分为 1:4。之后 DeepMind 还不断开发出新 AI 系统,挑战人类的极限。

除了游戏领域,DeepMind 在医疗领域也取得一定的绩效。2016 年 2 月,DeepMind 成立了新医疗保健部门 DeepMind Health,由公司联合创始人之一的 Mustafa Suleyman 领导。DeepMind Health 第一款产品是名为 Streams 的行动应用软体,最初旨在帮助医生鉴定有急性肾损伤风险的患者,但是,这个应用软体也让 DeepMind 多次陷入争议。

亏损近 10 亿,健康部门陷争议

在 AI 领域,研究成果与商业化之间仍有鸿沟,DeepMind 亦如此,儘管 DeepMind 研发的 AI 系统得到许多肯定,但很少开展关于深度强化学习的大规模商业应用。虽然背后有大金主,但 Google 不可能无止境地投资,毕竟,Google 是商业科技公司,盈利才是主要目的。

自 2016 年开始,DeepMind 就陷入亏损,且程度不断增加。相关资料显示:

儘管 DeepMind 较少获利,但支出却未见减少。据英国政府的资料,DeepMind 的「管理服务费」需 4,110 万英镑,包括不动产和电脑系统运行和维护。在「员工工资和其他相关成本」上,包括工资、差旅、办公软硬体等,DeepMind 耗资达 1.047 亿英镑(约 1.37 亿美元)。

不仅如此,DeepMind 的法律费用也在飙升,从 2015 年 14.48 万英镑增至 65.81 万英镑。据外媒猜测,这高幅度上升的背后,可能和 DeepMind 的健康部门相关。

为了利用医疗数据开发健康监测 App Streams,DeepMind 在 2015 年与英国皇家自由信託基金会首度达成数据分享合作,获权处理基金会下属 3 家医院每年共计 160 万名病人的就诊纪录。而后,英国数据安全部门为此对 DeepMind 调查了一年,在 2016 年公布了调查结果。

调查结果显示:DeepMind 和相关医院的合作计画「不符合数据保护法」。由此,Mustafa Suleyman 领导的 DeepMind Health 在英国饱受争议。

AlphaGo 打败了人类,DeepMind 却输给了金钱

Mustafa Suleyman。

不过,DeepMind 并不是没有为 Google 带来实际性的利益。DeepMind 曾开发了一套演算法,以优化 Google 资料中心 250 万台伺服器冷却方案,为 Google 降低了 40% 的能源成本。不过,这与 DeepMind 的日常管理费用相比,就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了。

DeepMind 与 Google 关係愈加微妙

争议过后,在 2016 年,Mustafa Suleyman 曾做出表示,在任何阶段,患者数据都不会与 Google 帐号、产品或服务相关联──划清该医疗部门与 Google 的关係。可见,儘管归属于 Google ,但 DeepMind 仍有着较大的独立性。

值得一提的是,DeepMind 的独立性,与其签署的「道德与安全审查协议」不无关係。在 DeepMind 被 Google 收购的前一年,也就是 2013 年,双方签署了「道德与安全审查协议」。该协议将 DeepMind 的核心 AGI 技术的控制权交给一个名为 Ethics Board 的委员会。据透露,DeepMind 的 3 位创始人都是 Ethics Board 成员。

在收购初期,DeepMind 和 Google 度过一段不错的「蜜月期」,从其官网标语就可窥见一二。2014 年,DeepMind 的官网标语为──「DeepMind 很高兴成为 Google 的一部分」,但到了 2015 年,这条标语就换成「DeepMind 很高兴加入 Google 的行列」。

直到 2016 年,新版 DeepMind 官网上线,「Google」字样已经无迹可寻,只能在「About Us」的页面中介绍 DeepMind 是 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 集团的一部分,而 DeepMind 与 Google 的关係也变得越发微妙。

2018 年, 据 Financial Times 发布的消息,Alphabet 对 DeepMind 昂贵开销的合理性已经产生怀疑。Alphabet AI 部门督促 DeepMind 说明其商业模式,并向董事会说明资金流向。审查小组称,DeepMind 最终必须透过分享演算法和数据或透过赚钱来证明其价值,儘管暂时不担心 Alphabet 会阻止他们做想做的事,但不能保证 Alphabet 董事会明年是否会得出不同的意见和结论。

同年 11 月 14 日,DeepMind 宣布旗下的健康部门 DeepMind Health 以及负责推进「Streams」团队将调整合併到 Google 最新成立的「Google Health」部门中,原子公司 DeepMind Health 将不再做为独立品牌存在,但 DeepMind 的其他部门仍将保持独立。

不仅如此,在今年 8 月 22 日,相关报导指出 DeepMind 的联合创始人 Mustafa Suleyman 已被停职。在经历 10 个月的合併之后,2019 年 9 月 20 日,Google 在部落格正式宣布,已将旗下科技公司 DeepMind 的健康团队併入 Google Health 部门。

总结

这 5 年里,DeepMind 的经营可谓是滋润中夹杂着辛酸。而究其根本,依然是研究成果与商业化的鸿沟问题,DeepMind Health 被合併进 Google Health 就是最好的注解。对于如今的 DeepMind,或许是时候想想如何更进一步走向商业化,毕竟,不会盈利的子公司不是一家好的 AI 公司。

相关推荐

空服员一定要有腰?空姐的工作任务里没有「扮演性感」

空服员一定要有腰?空姐的工作任务里没有「扮演性感」

空姐就应该要性感吗?航空公司不准她写文章,她离职后写了这本书。以一篇〈一位空服员的告白:服务陆客伤身
空服员希望乘客不要再做的25件事情

空服员希望乘客不要再做的25件事情

文章目录[隐藏]作者2017-12-2023:07来源: 博谈网作者作者: RACHELGILLET
空服员是学长学姊制,千万别让姊不开心

空服员是学长学姊制,千万别让姊不开心

姐姐好、哥哥好,我是菜鸟妹妹记得刚进公司的时候,除了每飞一个新的外站都觉得新奇以外,对于新的同事也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