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无名再见

来源  :   H易生活     2020-06-18 23:10:38

2020-06-18

再见,无名再见

8/30 中午,我接到老同事的电话「老查,先跟你说一下,我们等一下就会宣布无名小站与 Yahoo! 奇摩部落格将在 12/26 结束服务关闭,想说你是之前负责的主管,先让你知道,到时看到公告不会太意外」

半小时后,公告果然就发布了,从那一刻起,我的 Facebook 就被「无名小站即将关闭」的相关讯息洗版了,我相信很多朋友也是。

也许是 Facebook 对部落格的冲击大家都太清楚,也许是因为对于「年久失修」的服务大家都心理有準备难免会有这天,加上在台湾的部落格生态中,痞客邦在过去一年的成长以及自立门户架站的部落客越来越多,大家也渐渐知道其实「写部落格」这件事还有蛮多方式可以选择。因此我看到我的部落客朋友们发表的讯息里少有对平台此举的怨怼或抗议,反而是怀念与不捨居多。此外,当然就是纷纷开始讨论起接下来要搬去哪里,怎幺搬?已经有搬家经验的部落客们纷纷把自己的看法与经验分享给还在烦恼的朋友们,老友工头坚形容的贴切「如果说人的生活已经分为虚/实两个领域,此刻的格主们,和当年抢着上船或直昇机的人,心情何尝不类似?这是个大时代悲剧的规格啊」

相关的报导陆续出现,我看到有些报导中写到无名小站被 Yahoo! 奇摩併购之后就开始走下坡,忍不住在 Facebook 里写了一段「唉,很多人都误以为无名小站被 Y! 收购之后就开始走下坡,事实上无名被收购之后持续成长到 2009 年底,之后 Facebook 的效应才开始冲击到无名。如果没有研究就真的不要乱说吧」有人问到「一直都好奇为什幺 Facebook 的冲击那幺严重,无名因应的对策都没有效吗?」我简单回覆「不是没有对策,不过可惜无名小站是 Y! 众多服务中非国际化的服务,所以资源不足」也有人问到「很好奇 Pixnet 採用了什幺对策?无名遇到的冲击,它应该一样也逃不过。」我的答覆是「Pixnet 距离无名一直有一段差距,而无名在 2012 年渐渐因为内部资源不再投注,流失的部落客很多流向 Pixnet。且 Pixnet 也一直在推新的服务与机制,一消一长就是今天的局面了」。另外,也有朋友在回覆中提到「媒体说,无名小站后来没有做任何创新,这应该也是不对的。只能说,脸书真的太强,国外许多成熟运作的社交网站也是被一一击垮。」我的回答则是「是的,Myspace, Mixi都是类似的例子」

事实上,无名小站在数位时代所发布的「台湾网站 100 强」,曾经连续三年都是第一名,后来才被 Facebook 拿下第一。

也许历史是为胜者而写的,不过曾经参与这段过程的我,总是不能眼见中间伙伴们的努力与有过的成绩就这样不明不白的随之湮灭。

一个时代的终结

那天有不少人用「一个时代的终结」来形容无名小站的告别。也许有些朋友不以为然,不过坦白说的确是的。只是我这样写道「其实那个时代早就终结了,那个会问『可以跟你要你的无名吗?』的时代」。还记得几年前名人在嘴边挂的都是「我在我的无名写了…」,也不乏因为在无名小站爆红而成名的例子,但是后来名人们口中的服务慢慢变成了「微博」和「脸书」,由此就看到时代变化的脉络。

2009 年中,无名小站曾经规划一波的行销活动想要强化品牌,当时广告公司的创意总监来与我们开会,他问「请问一下,到底无名小站与 Facebook 有什幺不同?因为你们都会提到无名小站的社交性,那两个服务有什幺不一样?」我说「其实是服务的出发点逻辑不同,但是却在网友的社交需求中交会了。部落格与网路相簿出发点是「内容」,但是在使用者分享了越来越多的内容之后,你渐渐可以拼凑出一个人的生活与想法,进而喜欢他,了解他。所以有很多部落客一开始不以真名/真面目示人,但是你会觉得对他很了解,也觉得与他的生活很亲近,因为从他分享的内容里慢慢的熟识了他。而 Facebook 一开始就要求你把你的真实资讯建立在服务上,把实际生活里的朋友拉进来找出来,而从它所提供的功能中,你开始分享你的动态、你的照片、玩游戏、聊天,慢慢的这些事丰富了这个服务,也让我们觉得有趣。所以我会说两个服务从不同的端点出发,但是在争夺的是网友的时间与精力」

当然,后来 Facebook 真正厉害的杀手锏应该还是开放的社交图谱所衍生出各种网路服务的合作与行动应用上的机会,不过 2009 年那时当然我是还不知道未来的发展的。

讲到上面这波行销活动就要讲件趣事,那时无名小站希望强调在站上既有的人际关係生活,所以用「圈圈—你的人际生活圈都在无名小站」的概念当做是主要的诉求,而广告影片则用歌曲 MV 的方式拍摄,一镜到底,只要一 NG 就得全部重来,所以拍了十个小时。我和几位工作伙伴也都参与拍摄,还写了一篇记事 http://www.wretch.cc/blog/parkwalker/15546782?m=1 

另一点延伸的感慨是,前几天有则报导说未来也许有「数位遗产管理师」这项工作,事实是,你的数位资产也许比你自己早死。我相信几年之后,我大概自己都找不到这支有意思的影片了

渊源

想想也许该说一下我和无名小站的渊源,我是在 2008 年 1 月 1 日起开始在无名小站服务,进无名负责的是社群经营的部门。

无名在 2007 年中被 Yahoo! 奇摩合併之后,因为合併的帐号整合程序以及一些在之前发展过程中的争议事件,在整合过程中坦白说品牌受伤很重。只是那时我还在 Yahoo! 奇摩拍卖任职,对这段事蹟其实有点陌生。进无名之后,第一项震撼教育就是无名小站当时需要因应 Yahoo! 全球的安全规範开始禁止在网誌挂 Java script 以及对网誌样式语法做限缩,以免有心人藉由 Java Script 写出能盗取网友帐号的恶意工具。由于许多好玩的小程式、广告联播都是用 Java Script 写的,因此这一直让很多部落客对无名不太谅解,也遭到相当多的批评。我还记得那一年的大年初二,我在家过年时还一边接收技术部主管给我的讯息,改写成公告发布,并且一边和部门的同事观察社群里的反应,那一段日子真的算是我非常难忘的过程。

之后我开始以无名小站社群经理的身分代表无名小站走出去与部落格社群互动。也开始举办部落客聚会、开始经营分众主题社群、经营 UGC 与各类达人。当然也经历过无名小站取消某些功能所产生的冲击。昨天有位朋友在 FB 上说「我记得那时我好像跟你在网路上吵过架」我说「你记错了,我们没有吵过架,只是你前后写过两篇文章批评无名小站当时的措施,我都有读过」「啊,哈哈,你记性真好」。是说我想那对任何人来说都很难忘的,要代表一个网路服务承受最直接的批评,而这种事我竟然还做过两次:Yahoo! 奇摩拍卖由免费迈入收费,以及无名小站。

而也是因为有过在这幺大的一个社群平台营运的经验,让我对于网路社群的生态与力量更有了认识。回首过往种种,只能说对于未来「无名小站」只会剩下一个名字与一段历史难免有点遗憾与可惜。而我对于在无名小站的这段日子坦白说相当感谢,因为不但让我历练了许多其他人没机会遇到的事,也改变了我的生涯发展

另外一项比较私人的与无名的缘份是:2005 年和一位不具名的朋友在合写的部落格「日舞公园」,得到第一届华文部落格大奖的遗珠奖,那时也是在无名网誌上。

再见,无名再见
从社群经营面着手
再见,无名再见

一般在谈 UGC 服务时都会提到「1/9/90 理论」:1% 的使用者热衷创作,9% 的使用者会彼此互动分享,90% 的使用者则潜水浏览前述的内容。如果以当时我还在无名小站时的看到的数字,产量最多的 0.3% 的使用者所产生的内容甚至就可以撑起大约 70% 的浏览页数。所以在经历了 2010, 2011 这两年 Facebook 的强烈冲击后,我和部门的同事深知要期待从产品面反攻也许机会不大,只能从「社群经营面」着手,所以我们规划了第二代的「Yahoo! 奇摩摩人」,以及延伸的「一卡皮箱分享小聚」,还有就是「主题社群」。

我们的想法很简单:如果 0.3% 的使用者内容就牵动到 70% 的 PV,那幺只要设法让这些使用者有动机持续创作甚至多些创作,那幺就有机会让 PV 止跌回升甚至成长。而因为 Facebook 对「内容」而言其实是一个很好的传播流动管道,再加上和 Yahoo! 奇摩首页与各频道的合作机会,都可以成为「激励创作者」「让部落客被更多人看见」的资源。所以我们一开始就邀请了近 300 位部落客成为「Yahoo! 奇摩摩人」,提供他们识别的贴纸图档,以及举办各种聚会、教学,以及成立了专属于摩人的 Facebook 社团。

有关 Yahoo! 奇摩摩人计画, 可以看这一篇  。

另外,从使用行为里我们发现,大部分浏览者在无名网誌里都只看一页,根本无从认识起这些部落客,所以「用另外的方式让部落客变有名」会是我们需要想办法的。因此我和同事们也开始在 Yahoo! 奇摩的大型会议室举办「一卡皮箱分享小聚」,邀请真实世界的名人与社群中的 Influencer透过实体活动的方式让参与活动的人认识他们。

「一卡皮箱分享小聚」每月一次,经营了一年多,我每个月都会自掏腰包请家母烤些饼乾与滷些豆干作为活动的餐点,竟然也成为此活动的特色之一。后续在我离职之后不久因为 Yahoo! 奇摩对于资源运用有其他想法因而告一段落。对这个活动期间过程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参考「一卡皮箱分享小聚」的维基百科条目 

也许因为这一段时间对于 Yahoo! 奇摩摩人的经营与情感,昨天在 Facebook 上,摩人之一的摄影师许杰发起了「把 Facebook 大头贴换成 Yahoo! 奇摩摩人 logo,向无名与 Y! blog 说再见」的活动,经过一个下午,摩人们纷纷的都把大头贴换了,一下子我的动态墙上都是紫色的圆圈。也让一位老同事私下说「看到摩人们这幺温暖的举动,我觉得好可惜竟然我们无法继续为他们服务啊.」

是的,与其说我不捨的是无名小站和 Y! 部落格的平台,其实真正让人捨不得的,是社群的情感,以及那些独特且各自有各自的价值的内容啊。请看摩人许杰的截图, 一片紫色 logo 。

部落格被淘汰?不

也许你会问「无名小站的结束,是否表示部落格的确是被更新式的社群平台取代淘汰了呢?」

我的答案是,也对也不对。

如同前面写到的,部落格有一定程度的社交性,因此在其他社交平台如 Facbook 或是微网誌如 Twitter、噗浪、微博还没崛起之前,同时扮演了「个人媒体」与「社交」的角色。当时看过有很多无名小站的使用者的文章相当简短,例如:标题是「干!」,内容只有一句「今天数学考的好烂」,如今我想这样一段话,应该会是在 Facebook 或噗浪上出现,而不是部落格,自然会影响网誌平台的使用量。

Facebook 等社交平台固然在「社交」与「简单动态分享」的部份抢走了早期部落格的使用者与使用量,但是 Facebook 的开放式社交图谱与分享流动的特性,却也成为部落格文章最好的扩散通路。以前部落客写完文章只能够:1. 寄望搜寻引擎 2. 依赖部落格平台的通知机制通知朋友 3. 依靠 RSS 订阅 才能获得流量,但是现在她除了可以靠自己社交圈的朋友扩散出去,甚至成立粉丝专页培养自己的观众。

而部落格平台如何因应这种社交趋势去改善内容流动到社交平台的效率,甚至发展出「基于主题与内容的社交型态服务」,都是让部落格可以与时俱进的方式。要说就此被淘汰,也许还太早。

更何况社群平台们「术业有专攻」,适合动态分享的 Facebook,却不适合长期经营内容。前天晚上我这「数位难民」也把原来在 Yahoo! 部落格的文章先搬到了 Blogger,在检查搬好的部落格时,意外看到很多篇自己都忘了「原来我写过这个」的文章。这大概是在 Facebook 很难会有的经验。所以我这幺写道「部落格会成为遗忘之后的记忆,而 Facebook 则是记下的当时就注定大多数会被遗忘」

无名小站与 Yahoo! 部落格「打烊」,对于有心部落格搬家的人来说,虽然伤神花时间,不过至少这些内容还可以保存下来将来被人浏览。但是也许有更多因为主人无心、无力被保存下来的内容,也许就消失在数位之海中了,这些或多或少都算是网路时代的庶民知识,就此消逝湮灭,不能不说相当可惜。

前天有感而发的这样写下「这大概是我第一次希望痞客邦可以好好营运,让搬过去的无名朋友们安居乐业,以及将来的某一天让不理解部落格价值的人感到后悔」

无名小站与 Y! 部落格关闭,逼使一大群仍想要分享自己创作与经验的部落客仓皇出走,在搬家的过程中,有部分人因而发现许多习惯之外的服务,有部分人因而不再依靠平台业者而选择架站自立门户。这些行为的改变与情感的转移,除了替不同的网路与服务业者带来机会之外,对于长久以来台湾一家独大的网路使用生态会带来什幺冲击?就从一件小事来说好了,原本部落格内不挂或只挂平台业者提供的广告的部落客们因为搬家后纷纷挂起广告时,你能说对于关键字广告生态没有影响吗?

事已至此,我还蛮期待接下来因为这变化而造成的洗牌会带来的机会与有趣的过程。相信将来有人为台湾网路发展历程纪史作传时,这会是其中值得一提的事件。

相关推荐

让我们来看看Technomancer新播片

让我们来看看Technomancer新播片

导语:还记得我们之前聊过的一个低调的ARPG作品《Technomancer》吗?现在你能从视频里看到
让我们用一万三GO沙巴旅行吧!!!

让我们用一万三GO沙巴旅行吧!!!

自助沙巴,要买行程,要怎幺做呢?不跟团去真的有办法吗?萤火虫、长鼻猴的团怎买? 跳岛怎买呢?别担心,
让我们用措施来体验香港的气味2014,2014让我

让我们用措施来体验香港的气味2014,2014让我

从小就据说过有一个叫“东方之珠”的处所,那边劈面而来的都是钱和自由的气味。于是乎,幼小的心中生出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