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只能歌唱》:蔡焜霖的生命故事

来源  :   S家生活     2020-06-10 19:32:17

2020-06-10

一九六六年十二月十五日,《王子》半月刊正式创刊,主要的读者对象设定在国小高年级到国中一年级,大约从九岁到十三岁,第一刷印两万本,蔡焜霖现在回想起来实在够大胆,因为当年的成人及儿童杂誌通常一刷只印几千本,而《王子》一出手就印两万本,让同业为之瞠目结舌。

《我们只能歌唱》:蔡焜霖的生命故事

蔡焜霖当然有因应策略,刊登广告时运用一点点小技巧,把「徵人广告」分成上、中、下三块,每一块都出现《王子》字样,自己设计版面、自己打字,所以跟制式的人事广告不一样。打开报纸的广告页,《王子》的广告非常醒目,再宣传《王子》是什幺杂誌,徵求有志向、热心儿童教育的伙伴加入《王子》行列,广告文案写得很生动,激发许多有心人前来应徵。

当年路边广告不受限制,可以到处张贴海报。蔡焜霖不花钱买报纸杂誌的大版面广告,利用出刊前几天卯足全力四处张贴海报,尤其是出刊前一天的晚上,出动家人和杂誌社员工一区一区去贴海报,丢广告信函到各家户信箱,天一亮,街坊邻居到处都看得到《王子》、《王子》、《王子》,当天的报纸也出现《王子》出刊的广告,蔡焜霖事先跟经销商讲好,《王子》出刊当天就寄发出去。所以《王子》一出刊就造成轰动,不但出现抢购热潮,经销商也一直来电要求补书,《王子》因此轰轰烈烈地创刊。后来陆续出现很多竞争对手如《模範少年》、《天龙少年》、《中国少年》,都学《王子》这套行销术。

蔡焜霖的国小恩师也是后来的岳父杨明发老师毕生奉献教育,对蔡焜霖创办儿童杂誌持肯定态度,把他的退休金全拿出来投资并担任杂誌社发行人和社长,其他两个股东是蔡焜霖和杨璧如夫妻档、文昌的廖文木老闆,廖老闆还有一批日本杂誌也当作股本,组成杂誌社的三大投资人。

书刊先用照相打字製版,再让印刷厂平版印刷(Offsetprinting)印成。

负责王子杂誌社期间,火烧岛的「新生」同学陆续释放出来,凡是找不到适当工作的人,蔡焜霖都儘量设法请他们来杂誌社帮忙。先后一起奋斗的计有张景川、吴澍培、周子良、陈孟和、徐代德、陈东光等,使得杂誌社一时变成三重警察局的眼中钉,经常派员检查监视,深更半夜也不时来临检,左邻右舍不胜其扰,无不投以异样眼光看待他们。而且杂誌社常被逼迫要照「编印连环图画辅导办法」,每期杂誌都要事先送审,但蔡焜霖坚持《王子》杂誌漫画未超过二十%篇幅而不屈从无理要求。其中曾经发生将今古奇観〈灌园叟晚逢仙女〉故事改写〈爱花的老公公〉,因将「只求处士每岁元旦,作一朱幡,上图日月五星之文,立于苑东,吾辈则安然无恙矣」改写成「立日月五星的红旗即可保平安」而遭到停刊处分。这段期间,杨璧如扮演最佳守门人,帮杂誌社挡掉很多麻烦事。

张景川担任业务经理,现任总统府资政吴澧培的二哥吴澍培为会计科长,蔡焜霖的五弟焜璋专修会计,让他做吴澍培的助手当副科长。焜璋很热心,不但管帐又兼业务,还亲自骑摩托车去送书。

由于成功来得太容易,使蔡焜霖有了骄傲心,每期越印越多,后来连印刷、装订都自己来。因为一期印几万本,万华一带的装订厂无法及时交货,也经常和印刷厂意见不和,考量种种因素之后,乾脆自己开印刷厂和装订厂。

廖文木老闆做事一向积极,文昌出版社做漫画时期,从34开变成25开,每日都有週刊,就是和蔡焜霖拼出来的成果。廖老闆「冲冲冲」的个性一直都改不过来,他说:「我们目前只做高年级的杂誌,应该往下开发较低年级的读者群。」

日治时期日本有发行《少年俱乐部》、《幼年俱乐部》,所以王子杂誌社也跟着做《幼年》杂誌。后来又想到日本有专为小女生编辑的《少女俱乐部》,既然《王子》是少年杂誌,那就编一本少女杂誌叫做《公主》好了,设定较高年级,即将读初中且开始懂得爱漂亮,喜欢买衣服的女生为对象。

《王子》半月刊有很多创举,例如率先推出「纸上电影」,那是艺专电影科毕业的柯耀堂想出来的点子。柯耀堂是蔡焜霖台中一中的学弟,在文昌出版社时当过蔡焜霖的助理编辑。他提出一个构想,既然大家都爱看电影,不如来个「纸上电影」,像电影手法只是印在纸上而已,内容为儿童故事,所以主角都是儿童和他们的父母亲以及老师。蔡焜霖从杨璧如教的班级当中,物色比较漂亮帅气而且对表演艺术感兴趣的学生,徵求家长同意后进行拍片製作。

此外,又开闢一个「相骂集」:男生骂女生、女生骂男生、男女生互骂的专辑,让学生投稿,根据来稿加以润饰,让内容更生动有趣。还有一个类似心理辅导园地的专栏「我该怎幺办?」教导儿童遇到问题时该如何解决。首先徵求问题,再徵求遇到该问题时怎幺做较好。儿童投稿的作品内容很简单,编辑部就加以扩大润饰,变成一篇完整的文章,例如:如果习题没写好被老师骂的时候,非常伤心,「我该怎幺办?」之类的文章,比较贴近儿童的心理,这种作法在当时算是颇新颖的,很受读者欢迎。

除了办杂誌外,还举办「全国儿童画比赛」、「国际儿童晚会」、「老师与读者家长座谈会」、「国际儿童画作品全台巡迴展」等多采多姿的活动。杂誌社员工大家都很拼,从一九六六年底创刊后就一路长红,一九六八年冲到最高峰,却也因为不断扩充的结果,资金周转开始亮起红灯。

《我们只能歌唱》:蔡焜霖的生命故事

书名:《我们只能歌唱》:蔡焜霖的生命故事作者:蔡焜霖/口述 蔡秀菊/记录撰文出版社:玉山社出版时间:2019年5月

相关推荐

比争夺死活还悲惨的婚姻竞赛──陈栢青谈《傲慢与偏见》

比争夺死活还悲惨的婚姻竞赛──陈栢青谈《傲慢与偏见》

于2016/01/21首播的「经典也青春」,再度邀请到作家陈栢青来到节目现场,为我们领读十九世纪的英
比争执更伤感情的是「我以为」,这 4 个时候有疑问最该直接问

比争执更伤感情的是「我以为」,这 4 个时候有疑问最该直接问

Martina M. Cartwright 博士在他的部落格中,分享了他对于「懂得问」的价值,一些经
比争竞更强大的力量─从电影《驯龙高手2》谈人生的和平之道

比争竞更强大的力量─从电影《驯龙高手2》谈人生的和平之道

与自己和平,心才不再迷惘,与家人和平,心才不再流浪,与外在和平,心才不再惧怕。《中庸》提到:「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