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生酮之前(一):人类饮食的原厂设定

来源  :   S家生活     2020-06-18 23:25:15

2020-06-18

开始写生酮饮食之前,总觉得要先让大家对生酮的主角——「脂肪」有基本的认识,毕竟是强调高脂肪、低碳水化合物的饮食法,在主流医界及营养界拼命妖魔化脂肪的现今社会,咱们总要对「脂肪」有正确认知,吃起油脂才不致胆战心惊。

但写这种健康议题,我必须承认自己没有任何相关学术背景,只是个喜欢运动、奉行生酮+防弹饮食的爱好者,再把自己的心得分享给大家(这叫免责声明啦哈哈)。推荐大家去看《令人大感意外的脂肪》这一本书,内容扎实、引用详细,全书460页,有95页是引用文献,读完后,你会惊叹科学界的恶搞及人心的荒诞,说不定会跟我一样,也因此投入生酮的行列。

当然,没空看书的或是懒得翻这种大部头,这系列文章也可以说是我对这本书的读书笔记,除了尽量把亮点带给大家,再混搭其他本书,以及我自己的实验心得,少不了的,还有我自己的废话。

好啦,咱们该开始这趟惊心动魄的脂肪之旅了,坐稳啰!

人类吃脂肪的历史

从历史的角度去看人类的饮食习惯,你会觉得现今世界在推广以小麦、稻米为首这些碳水化合物主食是件很奇怪的事,人类在这世界开始出现的250万年间,始终是以採集跟狩猎的生活型态,主食仍以肉类、油脂为主,偶尔採集到富含碳水化合物的植物,也仅当作点心嗑一下,不会拿来当主食(符合防弹饮食的原则)。然而,一万年前左右农业的出现彻底改变了这件事,人类驯化了小麦,得以养活更多人,让人类从逐水草而居的飘泊生活从此定居下来——但想不到的是,却带来更多文明病。

《人类大历史》这本书,用一个有趣的观点来解释这件事:如果单纯以数量的繁衍来定义物种的成功,那应该是小麦驯化了人类,而不是人类驯化了小麦。没错啦,小麦养活了更多婴儿,但却降低了人类的素质(小麦麸质的危害,比起稻米又更上一层楼)。

你想想,吃了250万年的肉跟动物性油脂,在短短一万年间要改成米、麵包为主的饮食型态,这幺悬殊的比例,以生物演化的角度怎幺想都会有水土不服的问题,根本来不及演化成足以适应的消化及代谢系统,出问题根本是迟早的事……好吧,其实已经出问题了,只是多数人不这幺认为。

那些保有正确饮食习惯的民族

说起来,虽然以碳水化合物为主的饮食型态早就是全球趋势,但还是有一些咱们自诩文明人眼中的「化外之邦」,仍过着所谓「茹毛饮血」的生活,但是,却健康到你无法想像:

1. 因纽特人

加拿大极地区的因纽特人属于爱斯基摩人的分支,认为脂肪是最美味的食物,他们爱吃鹿下巴附近的肥油、内脏、肥肉,反正只要有油就会被他们搜刮一空,甚至还会嗑骨头当点心,但真正的瘦肉他们却拿去餵狗。喔对了,在他们眼中,蔬菜是饑荒时才会吃的过渡食物。

2. 非洲马赛族人

他们只吃肉、血、奶,60%以上的卡路里来自脂肪,有趣的是,他们的战士职业一天只吃两餐,不负责任推测应该有间歇性断食的效果。

3. 非洲山布鲁族人

把奶类当水喝,一天狂饮二到七公升,在这些原住民社会里是不会有低脂牛奶这种东西,也因此摄取的乳脂量非常惊人,同样有60%的卡路里来自脂肪。

4. 印度罕萨族人

吃大量的奶油跟乳酪,肉反而没吃这幺多,大部份的脂肪都来自饱和脂肪。

在这里要简单介绍一下脂肪种类。脂肪大略可分两种,一种是饱和脂肪酸,多存在于猪油、牛油、奶油、椰子油等;另一种叫不饱和脂肪酸,又可分为单元不饱和(橄榄油、苦茶油、芝麻油)及多元不饱和(玉米油、黄豆油、深海鱼油)。现今的主流医界,你上任何一家医院的网站都会告诉你,饱和脂肪是造成心血管疾病的元兇。

好,脂肪的知识就略为打住,后面会陆陆续续有更多解释,我们继续拉回看这些「化外之邦」的饮食共通性:首先,他们吃的脂肪多为饱和脂肪;再者,这些人实在他妈的有够健康,几乎没有慢性病,包括癌症、心脏病、糖尿病等,血压跟体重也让人意外的正常。

至于你说现代人是不是能这样吃,答案是:难。除了文化不允许,不吃麵、饭会有一堆长辈跟营养师出来跟你机机歪歪。再者,这些原住民摄取的脂肪,全都来自天然又野生的动物产品,跟现代化畜牧工业弄出来的肉类,本质就有差别。换言之,野生天然的油脂就是比较健康比较屌(Omega 3及Omega 6的比例较佳)。当然,也贵很多,想想魏应充为什幺都不吃自家油就可以理解,这年头贪图便宜,就是只能吃垃圾。

科学「信仰」的迷思

这里我想插花外谈个哲学问题。这年头,什幺都挂上「科学」观点好像比较潮。最近很流行一种说法,科学就是假设什幺都不知道,不断推翻以前东西;而「传统」,就是假设古圣先贤都是对的,再堂而皇之扣上「守旧」大帽子。

但,你怎幺确定人类真的在进步?怎幺确定所谓科学没有违背人类的原厂设定?光是食安问题,就足以打这些科学家的脸,甚至你追脂肪的历史到最后,会发现这背后的「科学」,竟然只是个先射箭再画靶的研究成果,而且还赔上全人类的健康。当然啦,也没有必要完全否定科学的贡献,毕竟在卫生及医学相关知识的发展下,的确延长人类的寿命,我要说的,仅是希望不要偏废,能用审慎的角度在科学及原始中找到最佳解。

说到先射箭再画靶这回事,我想一定有人会问,欸会不会是因为你举的这些原住民的例子刚好都是高脂肪又健康,说不定也有些民族是低脂肪又健康,两边的研究都要做才公道啊。

没错,真正的科学精神是该这样。

但遗憾的是,在没有特别限制卡路里的前提下(这个前提很重要,以后会谈到),低脂又健康的民族,在历史上还真的没发生过。不过你不用担心,已经有个大规模实验正在进行了:就是现今人类社会的饮食习惯,阁下身边已经有成千上百个案例可以观察。

有没有搞错?历史上从来没发生过的事,而且也存在这幺多的反证来说明这个荒谬,但主流营养学家却对这些大嗑脂肪生活多时的原住民视而不见,反倒追求虚无飘渺的「低脂」神话?

是的,就是这样。而说到「低脂饮食」的诞生,就不能不提到这位居功阙伟的科学家——安塞・基斯(Ancel Keys),一个因为低脂假说而上Time杂誌封面的「伟人」。

写在生酮之前(一):人类饮食的原厂设定
基斯与Time封面

►写在生酮之前(二):欺瞒世人的低脂教主安赛・基斯
►写在生酮之前(三):低脂与「均衡饮食」的陷阱

相关推荐

医生,我的脖子有肿块!

医生,我的脖子有肿块!

随着医疗资源的进步,养生话题的蓬勃发展,一般民众对于自身身体健康状况是更加的注重了。每天面对镜子往往
医生,我腹中胎儿正常吗?

医生,我腹中胎儿正常吗?

  做为一个妇产科医师,在门诊最高兴的一件事就是看到一对夫妇来验孕,证实有孩子后,两人高兴的回家,所
医生,我要MichellePfeiffer的心形脸!

医生,我要MichellePfeiffer的心形脸!

最近好莱坞流行「心型脸」,20分钟一疗程,2000英镑,女星们都很踊跃。米歇尔・菲佛(Miche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