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火人祭后两个月,那些仍然抹不掉的灰尘中

来源  :   S家生活     2020-06-18 23:25:13

2020-06-18

这Burning Man,有毒

在我最后一片因为这趟旅程而坏了的脚趾甲终于自然剥落的这一天,我鼓起勇气把一直搁在一旁,仍然布满沙漠灰尘的背包打开,把里面的东西逐一翻出来,帐篷、地垫、睡袋、大小背包和灯具等等,一一好好清洗,然后晾在入冬的阳光下。可是,历尽风沙的装备,无论如何努力洗擦,多少已经有点不一样,铺上不能磨灭的怆桑感。

这些痕迹,总在不经意的时候提醒我,我曾经是一位Burner,有一部分的灵魂留在那边,今后也不是一样的我了。

难怪人说,这个火人祭,有毒。

自从九月初从火人祭回来后,我并没有急于把照片和过程马上写下来分享。好些朋友一直追问,说期待看到我的文字和照片。

我没有为了要把握新鲜热烫而强迫自己去写,而是让自己整整沉澱了七十多天。从美国乘飞机回家当天,我只把发臭的衣服拿出来,然后刻意关上背包,一直不去碰它,甚至连记忆满满的照相机,我也没有打开过。

我刻意把经历搁在一旁,让现实生活一层一层盖上去。

我很想知道,这场梦,到底有多真实。

炙热的温度,仍在皮肤上。

写在火人祭后两个月,那些仍然抹不掉的灰尘中


在一望无际,除了沙就是尘的贫乏土地,被喻为地球上最荒凉的沙漠之一,每年只出现八天的城市--黑石城。白天四、五十度,晚上几度,加上频频来袭令你不能开眼不能呼吸的沙尘暴;没水没电、没商店交通;睡帐篷,不洗澡;大会提供的仅仅只有旱厕、冰块和咖啡。

网络上说这是狂野音乐会、性爱乐园、疯狂艺展、派对天堂、磨菇(毒品)场等等。每年的门票总在半天内抢购一空,参与人数每年持续上升,今年就有七万多人成为这里的居民。

如果这是真的,让我好奇的是,环境如此恶劣,参与难度如此高,为何每年有几万人,抢着来这里克难。

写在火人祭后两个月,那些仍然抹不掉的灰尘中

这里缺水缺电缺网络,唯一不缺的,是诗和远方

Burning Man源于三十多年前一位美国男子Larry,有一晚在海滩燃烧一个简陋的木头人,因离婚而郁闷的情绪得到极大宣洩,遂与朋友每年相聚交流,并燃烧木头人,喻意重生。后来人数越来越多,因安全理由被地方政府禁办,需另觅合适地点,最终落户在渺无人烟的内华达沙漠至今。

参与者须完全自给自足,自备帐篷、水、食物等所有生存装备,在贫乏的环境下渡过八天。你以为这会是苟且可怜的生活吗?错了!这里同时也是世界上最大的艺术展览场,数千件大大小小的装置艺术品屹立在偌大的沙漠各处,有些甚至高达三十米,规模和幅员之广,我敢说,地球上没有一个艺术馆可比美。

写在火人祭后两个月,那些仍然抹不掉的灰尘中

写在火人祭后两个月,那些仍然抹不掉的灰尘中

 写在火人祭后两个月,那些仍然抹不掉的灰尘中

 写在火人祭后两个月,那些仍然抹不掉的灰尘中

究竟要对一件事情有多大的爱,要对自己的作品有多骄傲,才会在如此严苛的环境下,没水没电没金钱回报地,组装如此巨型珣丽的艺术品,就只为了展示人前,公诸同好,乐在其中?

还有几百台大大小小的花车,在城市中左穿右插--裸体壮男驾驶的粉红色毛毛兔子、会喷火的五头龙、用厨具堆砌的移动城堡等等,你会以为自己活在宫崎骏的笔下。你可以随时跳上任何一台花车,聊天、免费酒水、跳舞、观光,经过吸引你目光的帐篷,你又可以马上跳下去,进入另一个世界。

写在火人祭后两个月,那些仍然抹不掉的灰尘中

写在火人祭后两个月,那些仍然抹不掉的灰尘中

写在火人祭后两个月,那些仍然抹不掉的灰尘中

写在火人祭后两个月,那些仍然抹不掉的灰尘中

Photo by Rolando Lee

行为艺术也是黑石城重要的元素,居民可以尽情地穿上自己喜爱或平日不敢穿的奇装异服,不少男的就易服穿裙子胸罩丝袜,好多人甚至完全赤裸,舒泰而满足地活。没有人会管你是否有肚腩、有妊娠纹,没有人会盯着你的奶奶和鸡鸡看。在这里,人人都在表现及分享自己喜欢的事情,而同时都尊重对方的状态,你是谁你做甚幺,我都欢迎,我都喜欢你。

会行走的东西还包括这里主要的代步工具--单车,人们绝不放过能够表现自己创意的机会,每一台单车都有被悉心打扮过,都会发亮,有马头、恐龙、尾巴、巨型阳具,非常有趣。

奇怪的是,在一个如此短暂的城市,无论是艺术品、居所、服装,并没有人因为计算成本效益而简约了事,反而是极尽所能地把自己最喜爱的,认为最有趣的东西秀出来。玩得如此认真、活得如此认真的一群人,一大群人。

也许就如林一峰说,如果计较成本,很多美好的事情就不会发生。

写在火人祭后两个月,那些仍然抹不掉的灰尘中

Photo by Rolando Lee 炫目到不真实的夜间童话国

沙漠的白天,到处都是黄色的,像星球大战的场景。

晚上是彩色的,到处都是灯,所有艺术品全部变成光影秀,城市变成眩目的大都会,五光十色、璀璨等都不足以形容,好多,好亮。这里每一颗灯都有生命,并非如城市夜景中那些铜臭的招牌霓虹或目无表情的办公大楼。

所有人和单车都会在身上缠满各式的闪灯,一来为了黑暗中的安全,更重要的是要让人知道,这里有一个活泼的生命,一个发亮的灵魂,一份独特的骄傲。

写在火人祭后两个月,那些仍然抹不掉的灰尘中

 Photo by Rolando Lee

写在火人祭后两个月,那些仍然抹不掉的灰尘中

 Photo by Rolando Lee

 写在火人祭后两个月,那些仍然抹不掉的灰尘中

 Photo by Rolando Lee

每一个童话国的晚上,骑着单车在没有行车线的沙漠平原上游走,穿梭于千种颜色中,感觉自己就像一条深海中不知名的甲壳动物一样,自由地在水中浮动。

一辈子看过的夜景不少,没有比这个更美,这份美不在炫目,这美,在生命力,创造力,在自傲。

极端贫瘠和极尽华丽,沙尘和炫光,独特骄傲却不孤高,特立却非独行,怪咖却友善,这一切强烈对比的极端状态,日日夜夜猛烈地冲击着我的身心。

我的血液给混进了一点点荒唐,我感觉到我生命的一部分因为当过这里的居民而有所不同。

下一篇: 

相关推荐

回收绿报报31

回收绿报报31

7月31日至8月25日于台北市花博公园流行馆举办「循环再生-回收基金20年特展」,以过去、现在与未来
回收绿报报32

回收绿报报32

「全回收零废弃」的未来生活不只是想像!7月31日至8月25日于台北市花博公园流行馆举办「循环再生-回
回收绿报报33

回收绿报报33

台湾每个县市乡镇都有着独特的地方文化,就连各地资源回收也因应地方特色而发展出各自不同的创意成果。在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