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婚姻平权审查终止后:歧视底下,将死去的叶永鋕与杨允承们

来源  :   S家生活     2020-06-18 23:24:18

2020-06-18

女人迷观察家投稿,一位走进队伍的挺婚姻平权者的观察与反思,但愿我们的不同立场,能得到对话与真正沟通的可能。

文|洪任贤(台师大美术所学生)

撰文日期|西元 2016 年 11 月 18 日

婚姻家庭,当事人决定

2016 年 11 月 17 日,是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员会逐条审查「婚姻平权」法案的日子,提案人民进党尤美女立委欲将民法972的内容:「婚姻应由男女当事人自行订定。」修改为:「婚姻应由双方当事人自行订定。」此举动引来反同的宗教团体至立法院集会示威抗议。(推荐你看:性别观察:致下一代幸福联盟,我们想要的是一样的幸福))

写在婚姻平权审查终止后:歧视底下,将死去的叶永鋕与杨允承们
图片|作者提供

当天早上七点,我即抵达现场,反串宗教人士,隐身于反同团体的集会现场,想听听他们的想法。过程中,反同团体在舞台的大萤幕上直播着立法院内立委们逐条审查「婚姻平权」法案之实况,每当有反对婚姻平权的立委讲话时,他们就把音量开到最大声,获得群众欢呼;每当有支持婚姻平权的立委讲话时,他们就把音量调小声,甚至是关掉声音,台上的主持人就会率领台下的群众高喊立委下台或直接辱骂立委。

尔后,我接到消息,这是一场非法集会。这些反同的宗教团体根本没有申请到路权,却以人多势众的方式,直接强行霸佔道路。我打电话至台北市政府警察局中正第一分局的督察组确认后,请现场警察依法对他们开罚与驱离,警察却睁眼说瞎话,骗我说他们有申请路权。我接着打电话给1999、公路总局、记者、立委、议员,甚至直接去警察局要求依法驱离。最后得到的回应是:「我们会柔性劝导他们离开。」但事实上,警方却是以保护之名,将支持婚姻平权的团体驱离并圈围起来,甚至想没收他们的标语。过程中,警方不仅包庇反同的宗教团体,甚至,所谓的柔性劝离,竟是坐在椅子上滑手机。

下午两点半,反同的宗教团体,突破警方封锁线,从济南路侧门冲进立法院内,企图终止「婚姻平权」法案审查程序。他们在议场外高喊支持婚姻平权的立委们下台,特别是针对尤美女立委。有人说:「如果尤美女立委要强行通过婚姻平权法案,我就死给她看。」

甚至有人说:「他们是少数,为什幺我们要保障少数的权利。」我作为冲进立法院现场,唯一一位支持婚姻平权的人,看到这样的画面与听到这样的话语,当场泪声俱下。我从没想过,有人竟透过暴力手段想阻止别人获得爱与幸福的权利。(推荐阅读:性别观察:法律漠视的同志故事,没了爱人没了房的毕安生)

这场抗争让我想起当时的美国总统林肯要废除奴隶制度时,也引来宗教人士反弹。因为圣经默许奴隶制度,所以他们认为林肯总统违背上帝的旨意。回观「反同性婚姻」其实跟奴隶制度一样,根本不符合自由平等原则,这并不是理性推衍的思想行动。对信徒而言,上帝说什幺就是什幺。

然而,在圣经中提到同性恋的部分都相当负面,因此信徒就会得到一个结论:「上帝不喜欢同性恋。」所以要说服信徒支持婚姻平权的方式不能用逻辑思维与自由平等思想的论点辩证,而是要让他们相信:「上帝接受同性恋。」但这相当困难,因为圣经不是这样说的。即便如此,我仍然愿意以理性的方式回应反同婚者提出的问题。

写在婚姻平权审查终止后:歧视底下,将死去的叶永鋕与杨允承们
图片|作者提供

一、婚姻平权不会毁家灭国。

家庭内涵随着时代的演进,不停改变。婚姻从过去作为一种传宗接代的方式到现在有许多异性恋夫妻没有生小孩,如不孕者、黄昏之恋等。我们不能说异性恋夫妻没有生小孩就等于没有构成一个家,所以一定要离婚。婚姻功能并不是一定要能繁衍下一代。另外,反同婚者诉求的「一夫一妻,一生一世」之家庭价值,异性恋其实也没办法完全做到。

外遇、一夫多妻者,不乏名人富商。究竟是谁在破坏家庭价值?甚者,这样的「模範」家庭,贱斥了单亲家庭、隔代教养家庭等多元家庭样态的可能性。此外,在同性恋家庭成长的孩子不一定就会是同性恋,性倾向不会传染。所有的同性恋者也都是异性恋家庭生养的。

二、同性伴侣法、单点修法等特别法都是歧视同性恋者。

同志不是次等公民。特别针对同性恋者使用「特别法」,而不能跟异性恋者享有同等的权利,就是一种歧视。

如同黑人饮水机(说不定根本是黑人水桶)般,异性恋与同性恋虽然都能喝水,但同性恋只能饮用同性恋专用的饮水机。又如,白人与黑人坐同一辆公车时,白人可以坐在前面,黑人只能坐在后面的边角处。又如,白人与黑人在同一间餐厅用餐时,白人与黑人的用餐区块相互隔离。这种平等而隔离的作法,事实上就是歧视。这种歧视是基于「你非我族类」、「黑人就是黑人,你一辈子都是黑人」的错谬价值观与偏见。

写在婚姻平权审查终止后:歧视底下,将死去的叶永鋕与杨允承们
图片|作者提供

三、人权不用公投,人权是每一个人真实的存在。

我实在是不明白,为什幺同性婚姻会跟「每一个人」有关?人权是慢慢演进的过程,从最早的人权只谈白种男性的人权,到我们看见有色人种的人权,到我们看见女性的人权,到我们看见儿童的人权,到我们看见身障者的人权,到我们看见同志的人权。如果奴隶制度要公投、妇女权利要公投,那他们到现在一定还是没有任何权利。(推荐给你:反同志夫妇到彩虹围城现场的感动:我们想理解儿子的「爱」)

另外,台湾社会对婚姻平权早有共识。2014年12月,世新大学知识经济发展研究院发表2014台湾民主自由人权调查结果,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比例为54%。近年来,如TVBS、旺旺中时、联合报、中研院等民调皆显示台湾支持婚姻平权的民众早已过半。

写在婚姻平权审查终止后:歧视底下,将死去的叶永鋕与杨允承们
图片|作者提供

四、反对召开公听会。

其实,近几年来已开过无数次公听会、辩论会,甚至是宪法模拟法庭。但召开公听会不但经常无法有效沟通,甚至造成更多对立与伤害。反同团体经常汙名化同志婚姻,以为婚姻平权就是人兽交、多P、乱伦、通姦、性解放、性氾滥的合法化。

同志婚姻合法化并不容许这些事情发生,而且状况正好相反,反而将同志纳入婚姻忠贞的规範与约束。我想对反同团体而言,即便开两场、十场、二十场、三十场、一百场公听会都不够。反同团体是真的想要召开公听会沟通讨论?还是想打拖延战?不得而知。

五、婚姻平权法案比其他法案还急迫吗?

同志们等待婚姻平权的来临已等了半个世纪。这段时间,我们看见无数对彼此相爱的同志伴侣在法律上却是陌生人而造成的社会悲剧。我们什幺时候才能够停止这样的悲剧发生?婚姻平权法案难道不急迫吗?

最后我想分享一张令人不捨与动人的照片(照片源自薛舜文,照片已加上马赛克和让身体变形之处理),这是一位被父母带上来反同的高中生同志,他不敢透露自己真实的性倾向,只能自责地说抱歉:「我是被我爸妈带来的,我不敢说我是同志,我不敢出柜,希望你们加油,我很抱歉。」看到这张照片时,我真的很难过。冀望台湾的下一代可以活在尊重多元价值的社会。

写在婚姻平权审查终止后:歧视底下,将死去的叶永鋕与杨允承们
图片|作者提供

相关推荐

价格虽低 风险较高拍卖房难取代新房

价格虽低 风险较高拍卖房难取代新房

马六甲被拍卖的房地产数量并不多。拍卖房不容易取代新房地位。投资置业,除了新房或二手房外,还有一种产
价格虽调涨 过年需求高 花商看好年花销量

价格虽调涨 过年需求高 花商看好年花销量

报道/摄影:叶欣蕙 商家把做好的盆栽,摆在店外让顾客选购。尽管经济不景气、马币贬值,加上需缴交6%消
价格诱人 面积宽敞 金山园双层排屋抢手

价格诱人 面积宽敞 金山园双层排屋抢手

金山园发展商主打价格诱人的双层排屋,Iconia Garden Residence获民众踊跃支持。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