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幺像狼这种社会性很强的动物,相较于狗会如此难以驯养?

来源  :   S家生活     2020-06-15 21:16:37

2020-06-15

狼终其一生对人类存在着一定程度的不信任感。

多年前,我曾经接过从隔壁村子打来的一通电话,一位声音听起来有点忧虑的太太告诉我,她家来了一头幼狍,不知道该怎幺处理。在我进一步的探询之下,才知道原来这只小鹿是她的孩子在玩耍时从森林里带回来的。真是糟糕!这种只是因为好玩,或者有时候甚至是出于「好意」的行为,对这些年幼的动物来说,却常代表着一场灾难。

西方狍的母鹿在生产过后的头几个星期,大都会把孩子单独留在灌木丛或高草地里,因为这对彼此都是最安全的作法。带着幼儿的母亲行动是迟缓的,她必须不断地等待孩子跟上,这个小东西还未经世事,而且还总在妈妈的身后慢慢磨蹭,这岂不是正对野狼和山猫的胃口。这样的组合牠们从大老远就瞧得见,可以轻轻鬆鬆锁定下一餐的目标。这也是为什幺在最初的三到四週里,母鹿会宁可与小鹿分开,并把小鹿安置在比较隐密的地方。

从气味上来说,幼鹿有着绝佳的掩护,因为牠几乎不会散发出任何足以引起肉食性动物注意的体味。母鹿在此期间只会在此短暂停留,哺乳了孩子后便随即离开。这样她才有余裕进食,多吃些能补充体力的嫩叶与新芽,而不用随时挂心并分神来看顾身边的小家伙。但是,如果有个对此毫无概念的人类,碰巧遇见了一只看起来如此孤单且蹲踞不动的幼鹿,几乎像是反射动作,他会认为自己「必须」出手帮忙。因为身为人类的我们无法想像,把婴儿就这幺丢在某个地方然后一走了之,这个无依无靠的弃婴该得要吃多少苦、受多少罪!

所以总是会有这样的「善心人士」,一时冲动地把他们认定是孤儿的小动物带回家。然而他们接下来通常会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最终只能求助于专业人员。而通常也晚到这个时候他们才会明白,这种把动物幼儿带回家的行为,错得有多幺严重。只可惜,这通常覆水难收:幼鹿身上一旦沾染了人类的气味,就不可能再回到森林及母鹿身边,因为母鹿会再也认不出自己的孩子。用奶瓶来养大牠们不仅费力而且危险 ——至少就公鹿而言,容我稍后再提。

在我眼中,这里的母鹿是一个说明母爱完全能够以不同模式存在的美好实例。大部分哺乳类动物的做法其实与人类很相近,母亲都会寻求与孩子建立起经常且紧密的连繫。然而那些行为表现与这种模式有所不同者,并不表示牠们就冷酷无情,牠们通常只不过是为了顺应另一种情况。西方狍的幼鹿在牠生命最初的几个星期里,即使没有持续地接触到妈妈,肯定仍然觉得十分安适;一旦小鹿动作变得敏捷且有办法跟上妈妈,这种状况就会有所改变。牠会自此待在母鹿的身边,很少离她超过二十公尺。

不过幼鹿在牠生命最初几个星期里的这种典型行为,在一切讲究现代化技术的今天,却会为牠带来其他更不幸的后果。遇到危险时,幼鹿通常会将身体蜷缩起来,因为出于本能,牠知道几乎没有人可以透过气味发现自己。然而今天这种危险,却经常不是来自那些饿着肚子在寻找嫩肉的野狼或野猪,而是有着巨大割草装置、可以高速割完一公顷草地的牵引机。蜷缩着的幼鹿很容易会被捲进刀片中,并且,如果运气够好的话会立刻死去。

然而情况通常是如此,小鹿很快地在牵引机前站了起来,然后四肢就像身边的高草一样,应声被砍断。补救的方法,是在割草的前一天傍晚,先巡视一趟,并要特别带上狗儿来释放「危险!」的讯号。如此一来母鹿便会敦促小鹿跟上脚步,离开这片草地移动到比较安全的地方去。可惜要进行像这样的预防救援措施,不只经常缺人也缺时间。

另一个可以证明野生动物不仅不适合当宠物、甚至连亲近触摸都不甚妥当的例子,就是欧洲野猫。1990年时牠几乎完全灭绝了,在前西德的中部山区里大约仅剩四百只,以及苏格兰高地上大约两百只的剩余族群。我在埃佛地区胡默尔镇的林区有幸也属于牠们最后的庇护所之一,因此总能观察到这种害羞的迷你小老虎。不过在此同时,情况有了显着地改善,感谢保育与重返原栖地的措施,中欧地区的森林里,得以再度有了几千只漫游的野猫。

牠们的特徵很明显:大小差不多就像健壮一点的家猫,毛皮略泛赭色,并有着不怎幺明显的虎斑,尾巴则毛绒绒地且带着环状纹路,末端呈现黑色。问题是许多带着虎斑纹的家猫看起来差不多也就是这样,虽然牠们与欧洲野猫并没有亲戚关係。比较保险的确认方式是透过脑容量的大小、肠道的长度或者基因测试,但是对于一般的森林游客来说,以上的任何一种鉴定方式当然都不可行。

为什幺像狼这种社会性很强的动物,相较于狗会如此难以驯养? 欧洲野猫|

不过,其实还是有几点依据可供参考:因为被驯养宠爱,家猫如今在活动力上已经有些退化,牠们通常只会在比较温暖的季节里,在离主人家两公里以内的户外空间里探索潜行。一旦湿冷的冬季来临,牠们的探险欲与活动範围也会跟着缩小。超过五百公尺已经是牠冬日探索之旅的极限,这只冻僵了的宠物,会只想赶快回到牠在主人家温暖舒适的窝里。野猫则相对地不得不坚忍强悍些,牠们在寒冬中既不冬眠也不休息,即使是下雪天一样得在野外捕猎老鼠充饥。所以当一只虎斑纹猫出现在雪地中,而这里离下一个村子又有好几公里远,几乎就可以确定这铁定是只不受约束的野猫。

早自罗马时代以来,那些从南欧引进的家猫就已经在数量上远超过野猫许多倍。然而野猫为什幺没有因为两者之间的杂交而灭绝呢?虽然从一种所谓的杂交种猫的出现,证明了这两种动物间的确存在交配行为,但事实上它的发生却只是少数的例外。因为一旦两种动物狭路相逢,相对温驯者注定永远都是输家,野猫名副其实的狂野,很快就会让家猫落荒而逃。

那幺,这种小野猫,到底适不适合养在家里当宠物?一些个别的野生动物对人类会产生依附感,这种现象必定在乡村地区特别经常发生(而且还在持续发生);毕竟会把食物好心留在门前的动物爱好者,在数量上可一点都不少。而且就像那些冬天流连在饲料小屋里的鸟儿显示,动物对于人类的怯意与恐惧是会逐渐减弱的。

最近我才从村子里得知,当野猫在人类的照顾下长大,会是怎样的光景。一个慢跑的邻居某天在林区里一条僻静的步道旁看见了一只小野猫,他克制了自己想把这个显然非常无助的小家伙带回家的念头,只是初步地观察了牠。几天之后,他又回去了同样的位置,而这只喵喵叫个不停的小毛球依旧蹲坐在小径旁。所以情况十分明显,牠的母亲不知道是出于何种原因消失了;如果让这只幼猫自生自灭,牠当然就只有死路一条。于是他小心翼翼地把牠抱起来并带回家,然后到野猫工作站谘询了如何与这种动物相处的资讯,而法兰克福的申根堡研究院(Senckenberg-Institut)也根据毛髮鉴定,确认了这是只百分之百纯种的欧洲野猫。

野猫因为肠道较短而无法耐受家猫的饲料,所以这只小野兽吃的是肉。很快地,人在餵养牠的时候已经没办法靠得太近,因为牠会立刻转换成一种备战的状态。可是当牠和这一家人一起在草地上散步时,小野猫却总是老老实实地跟在脚边,让人觉得牠有可能被驯化。之后,牠却转眼就像脱缰野马似地不受控制了,牠愈来愈具攻击性,会驱赶威吓年纪较大的家猫,最后被送进了位在威斯特森林里的一个野放动物中心。

这个例子告诉了我们,许多物种的野性是无法移除的,因此牠们并不适合生活在人类的呵护之下。每一种变成了人类宠物的动物,之前都有过一段漫长的配种繁殖过程,这绝非来自偶然;如果有人真的手痒想要试着驯化野性,那还得先过法律这一关。因为基于各邦自然保育或狩猎法令极为严格的规定,只有在获得特别许可的例外情况下,个人才得以饲养野生动物。

奇怪的是,现在的人却总想试试什幺叫做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而且还偏偏一定要找上可怜的狼。狼的族群重返中欧,已经让牠在许多地区很难得到人们足够的好感。其实狼对于人类来说并不危险,因为我们引不起牠丝毫的兴趣,然而如果人类强制把牠留在身边,情况就会有所不同。养狼不仅是违法的,牠还跟前述的野猫一样,会永远是只充满野性的动物。

所以某些人会说,为什幺不乾脆让牠与像哈士奇这类大狗交配,然后配出一种外表虽然看起来像狼,但却拥有家犬一般温驯个性的新物种?这种想法似乎十分合理。不过由于这幺做其实也是违法的,就有一种专门买卖狼犬混血种的动物黑市应运而生了,其中的动物全是从美国或东欧进口而来。然而事实证明,因为身上带着高比例的狼血统,这些「狗」根本就无法变得温驯,牠们因此必须在压力中忍受着与人类共同生活。这种类型的亲密关係本来就是危险的,因为压力会诱发侵略性。

为什幺像狼这种社会性很强的动物,相较于狗会如此难以驯养?美国麻萨诸塞大学(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的罗德(Kathryn Lord)就对此进行了研究。根据她的研究结果,关键就在于幼犬社会化阶段的差异。幼狼在两个星期大时,就已经可以四肢灵活地行动,然而在这个时间点,牠根本就还没有开眼。不仅如此,此时牠也还听不见,这个感官要在牠四个星期大后功能才会发展完全。如此说来,幼狼是在既瞎又聋的状态下,在妈妈的身边四处摸索行走,但是却已间不容缓地在学习。在六个星期大时,牠终于可以完全控制自己的眼睛,此时这个小家伙对于整帮家族的气味与声音,以及自己周遭的环境,早就心知肚明,同时牠的社会位置与角色也稳固不移。

相对而言,狗则像是起飞较慢的笨鸟,而牠其实也必须如此。牠不能太早与自己的族类有所接触产生连结,因为对牠来说,那个等同于父母的最重要角色,最终还是要由某一个「人」来扮演。历经人类数千年来的配种,狗进入社会探索阶段的时间,也往后迟延到今日的四週大。然而不管是幼狼或是幼犬,这段形塑牠社会性格的期间都只有四个星期长;相较于幼狼在这段重要时期里尚未发展出全部的感官,幼犬却已经能够以牠「完整的配备」探索周遭环境,而这段期间的最后几天牠所能探索到的世界,也是属于人类的世界。

也因此当狗接下来可以完美地适应并融入人类的社会中,狼却终其一生对人类存在着一定程度的不信任感。这种基本特质,即使在狼与狗的混血种身上显然也都没有消失。

不过跟小鹿比起来,狼犬混血种或许还算无害。小鹿?其实也不是全部的小鹿,而是小公鹿,只有雄性的鹿才会对饲主的生命安全构成威胁。因为只要一年的时间,这只身上布满可爱白点的小鹿斑比就会化身为一只成年公鹿。西方狍的公鹿是独行侠,而且无法忍受自己的领域内有竞争者;于是在牠幼年被照顾呵护时与人类所建立起来的亲密关係,会逐渐褪去,此时饲主会明显地等同于另一只鹿(至少在这只公鹿眼里),而这意味着两者之间的关係也只能是对手。既然是对手,当然就必须使尽全力驱赶,而如果没办法像牠在自然界中的对手那样轻巧机灵地躲开,稍有迟疑就会发生遭尖锐鹿角刺进身体的悲剧。

这样的行为并不是偶发的例外,而是常态;即使被野外回自然界中,危险还是会继续存在。毕竟野鹿对此还留有记忆,而且在牠往后的生命中,也不见得总是能避开人类。2013年的《黑森林传讯报》(SchwarzwälderBote)上就曾经有过一则报导,在瓦德默辛恩这个小地方的一个运动场边,有两位妇女在傍晚时遭到一头公鹿袭击;经过证实,肇事者在前一年才刚被人类亲手拉拔长大。

►为什幺相较于动物,我们对环境的变动却是这幺后知后觉?

书籍介绍

《动物的内心生活》,商周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彼得.渥雷本(Peter Wohlleben)
译者:钟宝珍

你知道公鸡会对母鸡撒谎,只为一亲芳泽吗?
你知道小马遭到喝斥以后,在老马面前会觉得丢脸吗?
你知道羊妈妈为了让小羊独立,会故意把奶变苦吗?

这些情感和行为是真实的吗?还是这一切不过是动物爱好者的情感投射?国际畅销作家渥雷本融合自身的实际经验和最新的科学研究,用可爱睿智的笔触描绘出森林与田野间时时上演的惊奇桥段,带领我们细细倾听动物的内心世界,感受牠们和人类一样,懂得爱、有七情六欲,更懂得享受生活。

「世界上所有对悲伤、痛苦和爱的感受都是一样的,动物和我们并无二致。」 —— ——渥雷本

为什幺像狼这种社会性很强的动物,相较于狗会如此难以驯养?

相关推荐

M性能化最新概念BMW M135i Concept

M性能化最新概念BMW M135i Concept

此次BMW M Performance针对1系列这款外型运动、车体紧凑的三门掀背车进行概念车款的开发
M或B?MotoGP单一轮胎供应商10月18日揭晓

M或B?MotoGP单一轮胎供应商10月18日揭晓

赛车界吹起单一轮胎旋风,是从2007年F1一级方程式赛季採用BRIDGESTONE开始,从2008年
M族大哥客串,BMW新M5以SafetyCar扮相现身MotoGP赛场!

M族大哥客串,BMW新M5以SafetyCar扮相现身MotoGP赛场!

 2011年的MotoGP赛事正常是由BMW 1-Series M Coupe来担任Safety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