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回家吧》:「鸡蛋」与「蝴蝶」的爱情故事

来源  :   I派生活     2020-06-10 19:32:17

2020-06-10

鸡蛋与蝴蝶

几年前,委内瑞拉的插画家Rafael Araujo透过募资平台Kickstarter的募资活动,出版了他精心绘製了近四十年的艺术作品《黄金比例的绘本》,当中收录了各种自然界存在黄金比例的事物,特别的地方是,他绘製了多幅蝴蝶飞舞的作品,蝴蝶的飞舞并不是单纯的飞舞,而是存在一定意义的行进,这样的行进透过绘画的方式记录下来,藉由数学的测量可以发现特定的数字,这些数字如同数学家为「黄金比例」所下的定义:「按照任一直线将事物分割成均衡两部分的方法,称为『黄金分割』。」

有人说「黄金比例」是最接近幸福的比例,因为这是神赐的完美分割,如同两个人相遇与相爱,这是无法由另一个人来取代的「黄金比例」。

曾听过一个「黄金比例」的故事,说故事的那个人曾看见蝴蝶的飞舞,那是鸡蛋爱上了蝴蝶的故事。

多年前住院时,他的隔壁床有个男孩,刚结束一个阶段的化疗,头髮全都落光了,长圆的脸型,清澈通透的眼神,白净清秀的五官,时刻散发着宁静的气息,当时有位女孩常常来见他,每次见到他,女孩都叫他:「たまご(Tamago)」,意思是「鸡蛋」。

平日,女孩还没来医院的时候,「鸡蛋」总是坐在病床安静地读书与画画,偶而抬头看看窗外,又看看时钟,表情木然,毫无生气,接着又低下头继续读书与画画。直到女孩来到医院,「鸡蛋」才像是被注满了能量似地绽开笑颜,但话仍是少的,他总静静地听着女孩述说学校里发生的故事。女孩告诉他今天哪个讨人厌的老师又突然小考了,哪个同学又恶整了哪个同学,学校餐厅里的冬日抢手商品红豆汤上市了,她排了许久的队伍才买到红豆汤,差点赶不上上课的时间。谈到黄昏已过,夜已近,女孩才会面带笑容地说:「我要走了,你要赶快回来上课啊。」

有时他们会离开病房,到医院的长廊里,对着落地窗晒斜阳。女孩依然说着学校里发生的事,夕阳的余晖从窗外透了进来,一丝一丝地落在他们的身上,随着时间的推移,缓缓地沉了下去,沉到黑暗里,当他们的身上的色彩只能透过医院的日光灯的反射时,「鸡蛋」知道女孩又要离开了。

天气晴朗的週末,女孩会拉着「鸡蛋」到医院的庭院散步。女孩总走在「鸡蛋」的前面,脚步轻盈,一走一跳,不像走路,更像是在飞,一个点接着一个点地飞动行进,不快不慢,影子落在地上。「鸡蛋」不敢看女孩,只敢凝望着地上女孩的影子,一个点又一个点的影子。

每一次见面的谈话的最后,「鸡蛋」与「蝴蝶」总一起哼着歌,只是一段曲调,没有歌词,两个人就这样哼着哼着,一步步地走着。

一个深夜,他突然被灯光给亮醒,发现「鸡蛋」还没睡。「鸡蛋」抱着绘图本子,依恋地望着本子里的图画,发现被人注视时,「鸡蛋」连忙阖起绘图本,面泛潮红。不一会儿,「鸡蛋」突然对他说:「你要看吗?」

他接过「鸡蛋」的绘图本,一页页地翻阅着,里面满满画的都是蝴蝶。他问「鸡蛋」:「为什幺画的都是『蝴蝶』?」

闻言,「鸡蛋」整个人紧绷了起来,肩膀紧紧缩起,脸比刚刚还要红了许多。「鸡蛋」深深地呼吸着,然后怯怯地说:「因为我喜欢的那个女孩姓周,周读作しゅう(Syuu),但我母亲是台湾人,她也姓周,她护照上的拼音是Chou,蝴蝶(ちょう)的读音不是很接近中文的周吗?」

后来「鸡蛋」常常与他谈到「蝴蝶」的故事。

「鸡蛋」说「蝴蝶」的头髮好长好长,走路是总飘着淡淡的香气,香气像是一条路,让他可以一步步地跟着香气走到美丽的世界里;「鸡蛋」说「蝴蝶」的手指好长好长,当她指着天空的云朵与飞鸟时,细长手指可以点亮一整个世界;「鸡蛋」说「蝴蝶」的睫毛好长好长,如同一对翅膀,每当她说话时,眼睛眨动着,阳光下,眼睛一眨一眨,像是翅膀闪着光点,伴随光的尘埃在飞舞一般。

一夜,「鸡蛋」不断地摺着自己的夏季制服,于是他问「鸡蛋」发生了什幺事,「鸡蛋」羞怯地说:「她说想要我的制服。」

「制服?」

「我跟她说住院前在学校昏倒的那天,我的制服钮釦掉了一颗,她听见后说要帮我补好那颗掉下来的钮釦。」

「补好后就还给你吗?」

「她说她要帮我保管制服,她说等我出院的时候再亲自拿给我。」

后来「鸡蛋」的身体愈来愈虚弱了,反覆进出多次加护病房,直到圣诞节的前夕才又回到普通病房。圣诞节的那晚,「蝴蝶」来到医院,带着蛋糕与炸鸡。「鸡蛋」与「蝴蝶」坐在病房的角落,安静地吃着食物,「鸡蛋」食慾不佳,吃得极少,但脸上却漾着许久没有出现的笑容。

吃蛋糕时,「蝴蝶」点上了蜡烛,「鸡蛋」疑惑地问:「为什幺要点蜡烛?」

「庆祝呀。」「蝴蝶」说。

「庆祝什幺?」

「庆祝什幺啊……」「蝴蝶」想了想后说:「庆祝我们今天很快乐。」

「鸡蛋」闻言笑了,「蝴蝶」也跟着笑了。他们吹熄了蜡烛,又哼起那段他们的歌。

圣诞夜的深夜,他听见「鸡蛋」躲在被窝里哭泣的声音。他起床拍了拍「鸡蛋」的背,「鸡蛋」从被窝里探出头,满脸泪痕地看着他。他问「鸡蛋」:「还好吗?哪里不舒服?」

「鸡蛋」摇摇头,又拿起身旁的绘图本。打开了最近画的一幅画,那幅画上有着一只蝴蝶驻足在一颗鸡蛋上。「鸡蛋」说:「我原本想把这幅画当作圣诞礼物送给她的,但我却没有勇气送给她。」

「没关係的,过两天再拿给她就好了。」

「你觉得我可以喜欢她吗?」「鸡蛋」抬头起看着他,眼睛如有星光凝聚,沈沈地,猛烈地,渴望要突破黑暗一般。

「当然。」

「我是爱过的吗?」

「你觉得自己没有爱过吗?」

「我不知道,我觉得我好虚弱,我的生命也许在我还没真正爱过之前就要结束了。」

那个夜晚,「鸡蛋」紧紧拥抱着绘图本,在泪眼中入睡。

新年过后不久,「鸡蛋」离开了。

葬礼的那天,空气凝冻,落着薄雪。仪式安静地进行着,每个人皆默默地落着泪。突然有一阵骚动从屋外传来,未几,一个身着夏季制服,蓄着短髮的女孩走到屋里。

是「蝴蝶」。

她穿着「鸡蛋」的制服到了会场,将一头长髮剪得很短很短,像个男孩一样,但清秀的外表又看得出是个女孩。所有人都看着她,看着一个身着明显较她体型宽鬆许多的男生制服,蓄着短髮的清秀少女。

她泰然自若地行礼,一语不发,目光含泪,忍着不眨眼,不让眼眶里的泪水落下来,长长的睫毛如同翅膀,美丽坚毅地硬挺着。

丧礼结束后在回程的电车上,他看见身着制服的「蝴蝶」。

「蝴蝶」看着窗外的雪,眼神凝结,沈默不语。到了某一站,她慌忙地下了车,他跟在她身后下车。

她走向医院,每走一步,步伐就变得更沈重一些,行进的速度愈来愈慢,从车站到医院仅要五分钟左右的路程,她走了近十五分钟还没有到达。在即将抵达医院前的转角,雪停了,她突然停下了脚步,抬头望向天空,云开的天空落下一丝丝的阳光,光映照在她的脸上,将她的面容映照得更为清亮。

她伫足于原地许久,接着缓缓地蹲下身,用双手抱着自己,将脸埋进双臂之中,嚎啕大哭了起来,哭得浑身发抖。

哭了良久,接着她站起身,大声地喊着:「Tamago! Tamago! Tamago!」不顾身旁的行人,她依然不断地喊着,声嘶力竭地喊着,泪眼决提,直到喊累了,她用双手抹乾脸上的泪水,转过身,又一次抬头看天空,像是在医院里陪着「鸡蛋」看窗外时的神情,面容清亮而温柔,眼睛一眨一眨地,睫毛如同翅膀要飞舞起来,如同不曾掉过眼泪一般,她轻盈地踏步,一步接着一步,一跳一走着,在将晚的夜色里,哼起他们曾经一起哼过的那首歌。

那首仅有音调而无词的歌曲,在日落余晖中于空气中震荡着,久久缭绕不去。

「蝴蝶」走向落日,落日就像一颗巨大的黄色鸡蛋,蝴蝶停下脚步时像是驻足在鸡蛋之上。

「鸡蛋」,你看到了吗?你的那幅画是真实存在的。

冬日将尽,雪已停歇,阳光微暖,蝴蝶唱起歌来,于夕阳之中翩翩飞舞。飞累时,蝴蝶便鸡蛋上驻足停留,缓缓地流下眼泪。

「我是爱过的吗?」

「鸡蛋」,你是爱过的。你知道的,对吧?

你是爱过的,而且你也被深深爱着。

相关书摘 ►《我们回家吧》:我曾经疑惑为什幺男生喜欢男生会变成狗?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我们回家吧》,三采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陈晓唯

在这个荒凉人世里,你不是孤单的。
You are not lonely, you are on the way.

若有比悲伤更悲伤的事,
或许是悲伤即日常吧,日常到挥霍眼泪都嫌奢侈。
巡梭在故事里的人~陈晓唯,用文字代替你的眼泪流下,
他说:
「如果有个故事,能带你回心中的家,
我们便不必再害怕逃离。」

吉本芭娜娜曾写下:「从什幺时候我们开始了解,能够发光的唯有自己?儘管在家人的关爱中成长,却一直摆脱不掉孤独。──任谁都一样,总有一天我们都会在时间的深渊中化为微尘。」

这便是陈晓唯书写的起点。整本书汇集了「告别/流浪/迷惘/回家」的种种姿态,无法倾泻的恐惧、没有尽头的等待、无可靠近的想念......。然而,不论多幺哀切的故事,在陈晓唯的笔下,有了光、有了救赎。

我们用一生所练习的所有关于前进的姿态,
最终的目的原是为了要回家。

家,是什幺?

一直以来,陈晓唯的散文都在临摹「家」的原型。很多时候,人忘记「家」并不是与生俱来的,血缘的牵繫也不能表示这是一个「家」。「家」是在成长过程中,用情感与自己所遇见的某些人一同建构出来的。

「为什幺和妳一起吃东西时,我觉得东西非常好吃?」
「一定因为我们是一家人的关係。」

陈晓唯选用了吉本芭娜娜的《厨房》,来解释家的原型。身体虽然是各自的身体,却拥有一些共同的内容,这是一起生活的初衷。让彼此相信的的人一起走,前往想到达的地方。

本书特色

「看见这些快乐的或忧伤的字,透过万物的传递,到达你的心里,触动了你,使你明白,在这个荒凉人世里,你不是孤单的。」──陈晓唯

如果每个人都完好无缺,那幺我们一点也不特别。
化为微尘之前,能否将这些喜怒哀乐,
一点一滴存放于身体与心灵的记忆之间?
104篇深深浅浅的告白,文字里有光,领你回到心中的家。

《我们回家吧》:「鸡蛋」与「蝴蝶」的爱情故事

相关推荐

JeanTodt表示SebastianVettel若再不老实就将面临严惩

JeanTodt表示SebastianVettel若再不老实就将面临严惩

FIA主席Jean Todt表示,Sebastian Vettel若再次发生严重违规的行为,都将面临
JeanTodt表示SebastianVettel让他想到MichaelSch

JeanTodt表示SebastianVettel让他想到MichaelSch

本赛季,F1更换了新版的赛车,FIA主席Jean TodJean Todt显然更喜欢有更多车手能在赛
JeanTodt表示他不担忧RobertKubica的健康状况

JeanTodt表示他不担忧RobertKubica的健康状况

波兰车手Robert Kubica已经非常接近重返F1,曾因受重伤而一度离开F1职业车手生涯的他,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