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会吧!北投的温泉路

来源  :   I派生活     2020-06-18 22:37:43

2020-06-18

北投这阵子突然成为媒体与网友的热门话题,因为北投公园是目前正热门的手机游戏Pokemon(宝可梦)的聚宝地。多数台湾人因为游戏而关心北投,只是,关于北投,我们又曾经记得多少?

北投昔日是平埔族北投社(Ki-pataw)所在地,清国康熙中叶之后逐渐有汉人到此屯垦,《裨海纪游》作者郁永河也记载着他在1697年到北投龙凤谷开採硫磺的历史。不过,这是官方历史上的北投,民间记忆的北投呢?

北投在百年前就因为温泉之便,成为台湾的观光名胜地。1894年,德国人Quely在北投发现温泉;1896年,日本人平田源吾在北投兴建台湾第一家温泉旅馆「天狗庵」,成为台湾温泉文化的滥觞。1945年以后,北投温泉文化从繁盛逐渐转为衰微,一直到1990年代末期才开始有复甦的迹象。

百年前的北投,虽然留存在许多耆老孩提时期的口传记忆,然而,我们必须翻阅着残篇的回忆,才能在将近百年前的报纸上阅读到昔日的光彩。1927年,台湾最大报《台湾日日新报》举办票选台湾八景活动,活动以邮寄方式进行,每日将统计票数公布报上。八景活动竞争激烈,当时台湾人口仅约四百万人,但却透过邮寄投出了超过三亿六千万张选票。最终结果,虽然北投没有列名台湾八景,但得到了票选委员会的青睐,入选了台湾十二胜,得票数则有4,666,604票。

再会吧!北投的温泉路

台湾八景票选活动,曾经留存在北投人的记忆中。而,北投温泉的记忆,也曾经是一些人用一生的幸福换来的故事。

「今夜的雨水滴落来,冷霜霜,滴在这条无情的无尾巷。

春夜的北投,是酒意,是回忆。

是一朵花沦落的风尘,是三分酒意中的温柔。

来来来,牵阮的手,劝你一杯最后的绍兴酒。

阮没醉,阮只是用阮一生的幸福舖着你的温泉路,舖着这条破碎的黄昏路。」

「春夜的露水,是幸福,是怨叹,抑是今晚三分醉的结婚礼?

温泉乡有一朵花,伊有情,伊有意。

伊有心今晚要嫁,只是不敢说出伊的身世。」

潘丽丽的歌声诠释着北投40岁陪酒生文惠的内心。1979年,政府就要在北投禁娼了,青春已逝的文惠祝福着同样沦落风尘的年轻姐妹有了归宿。虽然姐妹只是成为客人清水的细姨,但能够离开温泉路,是许多姊妹的心愿。

因为家境被迫沦落了温泉路,是许多人不得不的选择。1970年代之前的北投温泉乡,有着许多和文惠类似的故事。

这类的庶民历史一直複写着,不会因为社会选择遗忘,因而消逝。因此,1980、1990年代,花莲的原住民部落若有人盖新房子,就会被联想到是否有女儿被卖到了都市。类似当然完全不能类比的,1990、2000年代的越南,若村落有人盖新房子,就会被联想到是否有女儿嫁到了台湾。

然而,许多政治力却想抹除记忆。

1967年12月,美国《时代杂誌》(Time)介绍北投却刊载了一张美军与两位台湾女性一起泡温泉出浴的照片,令政府觉得脸上无光。1976年10月31日,署名方豪的作者以标题〈何以慰 蒋公在天之灵?〉在联合报是痛斥「北投妓女陪浴」照片,认为这些文化是「毁灭伦理道德,我们又何以慰蒋公在天之灵?」

1977年4月2日,党政高层在台北市的会议中决议自1979年起全面撤销北投妓女户的营业许可。

潘丽丽歌声所描述的《再会吧!北投》,就是文惠在政府决定于1979年废娼之后的心情。《再会吧!北投》唱着姐妹淘带着不愿意讲的身世,幸运地离开了温泉路;文惠满心欢喜姐妹有了归宿;只是,花样年华不再的文惠,在这一年离开了温泉乡的无尾巷之后,她又能往哪里去?

每每听完《再会吧!北投》,总是内心沈重着这些人的际遇,沈重着台湾各角落可能存在的类似记忆,也沈重着不能抹去也不断重複的故事。

「来来来,牵阮的手。劝你一杯最后的绍兴酒。

阮没醉,阮只是有一个姐妹伴,今晚要离开温泉路离开这条破碎的黄昏路。

祝伊幸福,不用又躺在这块冷霜霜的榻榻米,祝她幸福。」

相关推荐

背负着沉重招牌的三国最强神盾

背负着沉重招牌的三国最强神盾

蜀汉五虎将中,赵云的功绩最少、地位最低?虽然魅力袭捲漫画、电玩、电影,但帅气英勇的赵子龙纯属虚构?关
背负顶薪的期待!灰狼想冲击季后赛,仍需Wiggins有所突破

背负顶薪的期待!灰狼想冲击季后赛,仍需Wiggins有所突破

大概是在去年的这个时候,「晋级季后赛」的种子在明尼苏达萌芽。儘管从帐面上来看并非不可能,灰狼以年轻的
背起PORTER吶喊自由

背起PORTER吶喊自由

深受许多年轻学子喜爱的PORTER INTERNATIONAL,本月特别锁定美系风格,以带点率性洒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