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辈中人》── 张曼娟写给中年人的情书

来源  :   I派生活     2020-06-10 19:38:47

2020-06-10

《我辈中人》── 张曼娟写给中年人的情书
图片来源:张曼娟老师提供

编按:《我辈中人》是张曼娟写给中年人的情书。本篇是《我辈中人》的自序,鼓励我们「年过半百,中途而已。」

2017年末,去看了休‧杰克曼主演的电影《大娱乐家》,确实是一部充满娱乐性的歌舞片。睁着眼睛做梦的男主角买下了一座怪奇博物馆,进而召募奇人异士,经营起夜夜笙歌,令人目眩神迷的马戏团来了。

他的野心愈来愈大,名利双收之后,还想着跻身上流社会,渐渐迷失了方向。与他青梅竹马而出身豪门的妻子,试图点醒他,于是对他说:「你不需要全世界都爱你,只要几个好人爱你,那就够了。」

我想,这几句诤言是很中肯的,却也是很中年的。

年轻时,我们耗尽元气,想方设法,得到许多人的认同与喜爱,彷彿这样才有生存的价值。我们曾经以为,只要能走到更高的地位,拥有更多东西,便是成功,才会幸福。人到中年才发现,原来,幸福不是这样定义的。

会让我们真正感到幸福的人其实并不多;让我们幸福的东西往往是看不见的。我们渐渐懂了,也渐渐老了。于是,在遗憾、追悔、困惑中,过完人生下半场。


想要写一本中年人的书,是从面对了生命中的变动开始的,这变动不是天光云影共徘徊,而是土石流般的崩塌与毁坏。

我辈中人,是首先浮起的意象。我们这些「中年」人;夹在上一代与下一代「中间」的人;思维和行为「不中不西」的人。我们到底是什幺样的人?我们走过怎样的路?又将往哪里走去呢?

「大人学」这两年成为显学,「大人味」成为一种审美观、一种生活态度,然而,我辈中人够格当一个大人吗?我们具备了大人的品格与气度吗?过往,我们迷恋的小王子告诉我们,大人是一种市儈、庸俗而麻木的生物,于是,我们拒绝长大,拒绝成为一个大人,要当永远的小孩子,结果却变成了无法承担、任性、幼稚的老小孩。如今,我们思考着成为更好的大人,才能守护着孩子与年轻人,把纯真的、无瑕的梦想留给他们。

孟子说过的许多话中,我最喜欢的是这一句:「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我想成为一个不失赤子之心的大人:对世界依然充满好奇与热情;愿意为了理想披挂上阵;具有更大的包容力与同理心;为他人付出与奉献是快乐的事。

我辈中人迈入人生下半场时,最该做的是对自己的清算与和解。灵魂中那些幽暗的、破碎的部分,也许是因为伤害而造成,无以言宣的痛苦已经承载了几十年,直到中年才明白,并没有什幺人会替我们取下枷锁,带来救赎。我们苦苦等待的,释放我们于痛苦深渊的那股力量,原来在我们自己身上。告诉自己,多年以前只能接受命运的安排,如今的我们,有能力创造或改写自己的命运。能驮负着那些创伤与苦痛走到现在,说明了我们确实有这样的能量。

倘若想要有心平气和、从容自在的老年,绝不可错过关键的中年期。

朋友说:「都说我们是『奉养父母的最后一代,也是被儿女抛弃的第一代。』妳不觉得我们这一代好悲哀吗?」我深深拥抱朋友,对她说:「我们是最棒的一代,人世间的情义都付出了,也都承担了。」50岁以后,我常用这样的话勉励自己:「年过半百,中途而已。」路还要继续向前走。此刻的我,有着前所未有的笃定与自信。

我辈中人,有情有义;我辈中人,笃定自信。那幺,这也就是一本写给你、写给我、写给中年人的情书了。

(本文摘自《我辈中人》)

《我辈中人》── 张曼娟写给中年人的情书

相关推荐

《疯癫文明史》:看起来正常的人生,也许与疯癫的距离并不遥远

《疯癫文明史》:看起来正常的人生,也许与疯癫的距离并不遥远

公视的《我们与恶的距离》是台湾近年⋯⋯哦不⋯⋯有史以来,最疯狂的电视剧,没有之一。剧中碰触到许多过去
《疯癫文明史》:神秘的「动物磁性」流窜在所有人身上?

《疯癫文明史》:神秘的「动物磁性」流窜在所有人身上?

看不见的力量魔鬼与恶魔一直是传统天主教里,一股看不见的力量(比如说,儘管加斯纳算是当时最具代表性的人
《疯癫文明史》:让「疯子」透过绘画跟文学表达抗议

《疯癫文明史》:让「疯子」透过绘画跟文学表达抗议

让疯子闭嘴:透过绘画跟文学上的抗议收容所帝国让病人闭上嘴有两层意思。除了让病人噤声,它们还把病人隔绝